当前位置:主页 > 院士 > 院士风采 > 正文
翟光明院士:石油情缘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6:06       

 

一名地质学家,不仅要学地质知识和理论,还要掌握地球物理、地球化学以及哲学等方面的知识,地质学家头脑中要有一股流动而变化的“无形”油流;油是埋藏在地下,但却要反映在地质学家的头脑中。这一认识,始终指导了他的实践和研究,使他的研究不断取得成功。

■闫建文

翟光明(1926年10月—)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石油地质勘探专家。1926年10月出生,祖籍安徽泾县。195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地质系。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历任玉门油矿采油厂总地质师,石油工业部地质勘探司总地质师、司长,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咨询中心勘探部主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咨询中心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曾任《石油学报》主编、中国石油学会副理事长和常务理事、中国石油学会石油地质学会主任、中国地质学会名誉理事、环太平洋矿产与能源理事会理事、世界石油大会执行局成员、世界石油大会中国国家委员会委员、第十五届世界石油大会秘书长,中国地质学会第三十三届副理事长,中国石油学会第一届常务理事、第二届理事,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三届常委。曾参加编制老君庙油田注水开发方案,并组织和参加了大庆、胜利、长庆、华北、辽河等大油气区的勘探规划编制,并组织实施。参与了历次石油大会战,提出含油气盆地“三史”综合分析、含油气盆地形成等油气地质理论,提出并实施了科学探索井规划,创立了CSI油气勘探工作法,为我国石油天然气勘探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辗转流离求学路

翟光明祖籍安徽泾县,祖父是清朝的一个小官吏,父母亲都在安徽长大。父亲常年在上海的金山卫做盐务工作,很少回家与亲人团聚。由于父亲在外工作,不能照料家,母亲无奈,只好投靠在湖北宜昌的外祖父家,有时也游走于外地的亲戚家之间。翟光明兄弟姊妹三人出生在不同的地方,姐姐翟庆云出生于安徽泾县,哥哥翟光昌出生于湖北武汉,翟光明出生于湖北宜昌。

翟光明童年时代,生活很单调,是母亲含辛茹苦把翟光明拉扯大的。1932年,翟光明随母亲去天津祖母家借住,母亲没有工作,就在家里承担起了全部家务,洗衣做饭,织衣补裳,照顾祖母,就这样艰难地生活。翟光明的母亲识文断字,性格温和,非常贤惠,任劳任怨,一个人撑起沉重的家庭负担,这对翟光明产生了重要影响。敢于面对困境,肯吃苦,对困难的生活没有抱怨,默默地坚持和承受,敢于和命运抗衡,对生活始终充满信心和希望,正是母亲这种坚韧的性格和刚毅的品性影响了翟光明的一生。

翟光明小学就读于天津汇文小学,小学毕业后,就读于天津木斋中学。木斋中学的学习经历,给翟光明人生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也影响了他的一生。他从少年时期就懂得了如何坚定目标不放松,如何吃苦耐劳和珍惜生活。2014年6月19日,翟光明回到阔别七十多年的中学母校,感慨万千:“能上学真的很不容易!感谢卢木斋先生,感谢学校!”

1942年,翟光明辗转来到北平,跨入了高中学堂,就读于北平市第一中学。艰难的中学生活,给翟光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对他今后的生活产生很大的影响。学习生活是非常不容易的,寄人篱下的生活更是度日如年。但有一点,翟光明知道如何与命运和艰苦的生活作斗争,如何坚强地活下去。他在艰难中学会了坚持,在困苦中学会了求生。心中总是充满希望,不管干什么,始终抱定一个目标,坚持自己的想法;明白什么是成功和失败,怎样面对失败,如何面对成功,最终带来的结果怎么样;只要不放弃、不灰心,敢于和命运抗争,相信坚持就一定会有收获。

翟光明高中毕业那年,报考北京大学的人相当多,考试竞争也非常激烈。为确保被大学录取,降低落榜的风险,他就报考了当时并不太热门,也不太熟悉的地质学系,当时他对地质学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搞地质就是跑野外找矿,像煤矿、铁矿、金矿什么的,学地质毕业后好找工作,也可以让自己有点事情做。最终,翟光明幸运地被录取了,1945年翟光明正式成为北京大学的一名大学生。

进入北京大学,翟光明经历了艰苦的学习和野外实习,经历了疾病的折磨,更经历了贫穷饥饿的煎熬,还亲历了“反饥饿、反贪污、反内战”大游行,那时还到过门头沟等地做宣传活动,目睹了解放军进入北京城和开国大典活动,经历了社会的动荡和变迁。所有这些都在翟光明的头脑里留下很深的印记。痛苦、欢乐、悲伤、喜悦、失望、骄傲、迷茫、自豪、向往、激动、失败、成功交织在一起,成为他一生都抹不去的记忆,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

与石油结缘

经历了贫困的青少年时代,翟光明艰苦地完成大学学业。从大学毕业那天起,翟光明就像高台跳水一样一个猛子扎进极其艰苦的石油行业,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让他一生为之不懈努力和追求的事业。“找油!找油!为国家找油,为民族争气。”成为他一生的豪言壮语和实践行动。

1950年8月19日,翟光明收到中央燃料工业部石油管理总局人事处签署的中国石油有限公司新任职员赴任凭单,这是开启翟光明一生找油大门的序幕,也是奔赴大西北的动员令。带着梦想和希望,翟光明一行向大西北进发。伴着风沙,沐浴着大西北的阳光,翟光明来到了西北石油管理总局驻地兰州。不久就开始沿着祁连山开展地质考察工作。从兰州出发,考察队员们一直向西,向西,像西天取经一样,跋山涉水,途经永昌、张掖,最后又返回兰州,取得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可以说那些资料比当年唐僧取回的真经还珍贵。这次野外考察结束后,由翟光明执笔编写完成了《河西走廊地区地质调查报告》,并提交石油管理总局勘探处。报告系统地总结了此次地质调查的成果,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显示了很高的水平,受到孙健初等老地质学家的表扬和肯定,这份报告对后来西北地区油气规模性勘探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探寻地宫找油气

多年来,翟光明不仅在基层工作注重实践,就是从玉门油田调到北京石油工业部工作后,也经常下基层工作。特别是石油勘探会战初期,常常是打头阵赴油田现场,参与区域勘探规划、探井布置和实施方案的制定,然后就奔赴基层,深入生产一线,获取第一手资料,并及时分析研究,及时调整部署方案或勘探方向,探寻油气闹地宫,这一干就是几十年。

1952年,在陕北四郎庙做钻井地质工作时,翟光明尝试制作了能比较准确地反映井底地层分布的岩屑百分比录井图,设计能够精确检查井下地层有无油气显示的荧光录井图。

1953—1957年,在玉门油田负责酒泉盆地的地面和油田地质工作,翟光明提交了老君庙油田第一个正规的石油储量报告,参加编制了全国第一份油田注水开发方案,并组织实施。

1958—1959年,翟光明参加大庆油田开发方案制定。他运用地质、地球物理综合勘探方法,设计完成松辽盆地含油气性的勘探规划并选定基准井井位。

1963—1964年,研究济阳坳陷的油气生成运移和聚集规律时,翟光明指出油源控制油气分布,最有利地区是东营坳陷北侧;制定东营坳陷的勘探规划和井位布置,从而发现胜坨油田和东营—辛镇油田。研究黄骅坳陷油气分布规律时,翟光明指出位于两个生油凹陷间的北大港断裂构造带是最有利于油气聚集的地带,按此认识勘探,发现了港西油田和港东油田。

1967—1969年,在研究了辽河坳陷地质特征后,翟光明指出最有利的勘探地区不在东部,而在西部凹陷地带,并组织部署了西部凹陷兴隆台1号井位,经钻探发现了西部凹陷最大的兴隆台油田。这一突破,明确了辽河坳陷主体含油气区。

1964—1985年,翟光明组织和参与了渤海湾盆地第三系含油气层对比研究工作,第一次统一了渤海湾盆地六个探区的地层分层和构造带的划分,并组织绘制了第一张渤海湾盆地全图。在对渤海湾盆地的油气分布规律进行全面研究后,翟光明参与完成了《渤海湾盆地复式油气聚集和分布规律》的研究报告,提出了复式油气聚集带理论,指出了油气富集带的有利地区。之后,渤海湾盆地相继又发现了几十个大中型油气田,使渤海湾盆地石油储量和产量很快达到松辽盆地大庆油田的水平,为中国石油年产上亿吨提供了资源基础。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翟光明提出烃源岩、储集层、盖层、圈闭和时间5个独立变量时空配置和组合成藏的理论,有效地指导了全国各油气区的勘探规划和部署工作,推动了在大港、胜利、辽河、华北以及西北地区发现大中型油田的工作。

20世纪八九十年代,翟光明调任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院长,充分发挥研究院的优势,综合不同石油专业的特点,组织开展油气资源评价和综合勘探,组建科研生产联合体,加快科技体制改革,在解决石油勘探难题中起到了重要作用。随着全国各大盆地石油勘探工作的不断深入,翟光明提出科学探索井的规划,探索过去不为人们注意、甚至被认为是“禁地”的一些领域和层系,拓展了勘探范围,共实施14口井,其中台参1井、陕参1井获得重要油气发现。

勘探家思维之光

在几十年的石油勘探生涯中,翟光明形成这样一种总体思想观点:石油地质是一门新兴的科学,但它是多学科的科学。要多角度、多思维、多方面去综合分析论证。为此,只有收集齐全各种资料和相关信息,才能对这一地区作出较准确的判断。一名地质学家,不仅要学地质知识和理论,还要掌握地球物理、地球化学以及哲学等方面的知识,地质学家头脑中要有一股流动而变化的“无形”油流;油是埋藏在地下,但却要反映在地质学家的头脑中。这一认识,始终指导了他的实践和研究,使他的研究不断取得成功。

油气的存在离不开沉积盆地,而沉积盆地则是地球上一个基本地质单元。翟光明经常说,要真正认识一个盆地内的油气分布规律,必须从盆地整体出发,研究盆地所处的地质背景,然后再去研究盆地内部各个方面,从而获得比较可信的规律性认识。否则,将是“盲人摸象,不得要领”。世界范围和我国的油气勘探实践,证明了一个普遍的规律,就是油气分布受盆地类型、构造格局和不同的沉积环境控制。

长期从事油气地质勘探的组织和研究工作,将翟光明磨炼为善用辩证唯物主义、重视客观规律的科学家和战略家。翟光明认为,油气勘探是一种在科学基础上的风险活动,因为地下地质条件极其复杂,尽管人们可以利用各种勘探手段、先进技术和科学理论,最大限度地了解地下油气分布情况,但是由于受到现今科学技术水平和勘探技术手段的限制,对地下复杂多变的地质条件不可能很快就完全搞清楚,分析和认识问题不能绝对化。

勘探就是探索。探索,需要绞尽脑汁去思索,探索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要有承受“大喜大悲”的能力。翟光明经常说,既要经得起成功的喜悦,也要承受住失败的煎熬。要从最好处想,从最难处着手,要立足多种设想、多种考虑和准备。油气地质勘探中成功的、失败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成功了皆大欢喜,往往也能认真总结经验。失败了,切忌心灰意冷,而是更要冷静、认真地研究失败的原因,以提高认识,使以后的地质勘探部署能准确一些,成功率提高一些。

翟光明正是应用这些思维方式,对我国的油气勘探工作作出了突出贡献。以塔里木油田为例,塔里木盆地面积56万平方公里,全国第二次油气资源评价结果表明,这一地区具有极为丰富的油气资源,只是由于受多次地质构造变动的影响,油气分布较为复杂,难以尽快搞清,寻找大型油气田有一定的难度。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有的地质学家和勘探专家对其中的一些层系和地区产生过悲观情绪。翟光明认为,塔里木盆地塔中地区海西期以后一直抬升,是一个继承性大隆起构造,其上面形成了多种类型圈闭,在塔中隆起周围形成除背斜构造油气藏之外,还有地层不整合、地层超覆、断层、生物灰岩岩性、侵蚀面等多种类型油气藏,组成了一个复式油气藏聚集区。在石炭系大盖层下面,地质情况丰富多彩,是寻找大油气田的有利地区。根据这种思想,翟光明率先建议在塔里木盆地中部隆起上布置一口深达7500米的参数井,其目的就是揭开奥陶系内幕及其下伏寒武系、震旦系油气藏。没有翟光明的坚持,塔里木油田的开发不知还要晚多少年。

翟光明根据多年的勘探实践经验总结出创新工作七步法:第一步,要有开阔的战略思想;第二步,要进行扎实的工程设计;第三步,每个想法都要落实具体的实施方案;第四步,要用坚定的思想、信念和措施,坚持不懈地进行下去;第五步,分阶段进行总结;第六步,根据新情况调整原有方案;第七步,达到预期的最佳效果。基于创新工作七步法,翟光明对于创新型人才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创新型人才要在继承优良传统的基础上有敢于创新的勇气和善于创新的能力,要敢于面对困难,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同时又要符合科学思维规律。同时,他认为创新型人才还要具有正确的政治方向、高度的爱国主义热情和强烈的民族责任感。

院士心语

已步入耄耋之年的翟光明回忆起与石油勘探结缘的日子时说,并不是一开始就有一个成熟的想法要投入石油地质勘探,而是由很多原因促使。“当年很年轻,一开始并没有成熟的想法,不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样,有什么决心、抱负,就是一步步走过来了,后来就自然而然走上了这条路。”“我国地大物博,寻找到各种丰富的矿产,改变我国落后的生产条件,这是很有意义的事。另一个,勘探一下祖国的大地,在此过程中,看看祖国的大地、大山、大水,也是很有意义的事。”“大学期间,在野外实习的时候,看到地层中不同年代的动植物遗迹与丰富的矿藏,兴趣渐增。后来到大西北工作以后,这种兴趣就越来越浓厚了。再看我们国家一年生产那么丁点油,就想到确实需要在这方面出一把力。”这就是翟光明最纯朴、最真实的想法。

回顾几十年的找油之路,翟光明说:虽然现在不在一线工作了,但对找油气这项事业我还是非常执着地关注着,每当听到发现新油田的报道,每增加一些油气的产量,都会给我很大的鼓励。

翟光明始终坚持一个思想,就是勘探没有失败。油气勘探之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而是充满坎坷和曲折。正是一次次的反复和失败,让我们增加了认识,进一步掌握地质规律,更接近地下的真实情况。在油气勘探过程中,首先,勘探上要有一个战略,要有一个宏观的设想,这个设想应该乐观一些,不要让一些悲观的想法挡住去路。如果你悲观,认为地下没有东西的话,你还去找它吗?你肯定不会去找它的。第二,搞勘探,不要为一城一池的得失停滞了前进的脚步。打个比方,你上手钻探一个构造,如果这口井打得不好,没有实现预期的目标,那就得去分析,这个资源为什么找不到,然后再上。假如一看没有东西,撒腿就跑,那就永远找不到油。为什么我们对一个地区的勘探常常是“一进宫”“二进宫”“三进宫”,就是没有去很仔细地分析、研究,找出问题,找到思路,找准办法。第三,要有战略眼光,要坚持不懈地打好勘探进攻仗,要坚定不移地分析研究,然后把规律应用到生产中去。

在探索中追求创新。他说:石油勘探事业需要创新,正如你身处老油田地区,但是你要用一种新的思想方法来考虑问题、解决问题。我们搞石油勘探,就是要不断地在探索中追求创新。

(作者单位: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

▲1951年在陕北四郎庙木板房前与地质队员合影(后排右一为翟光明)。

▲翟光明向康世恩汇报石油天然气地质工作。

▲1994年在长庆油田现场指导。

▲1986年在墨西哥湾宾斯公司尤金—330海上平台。

 

台参一井钻探轶事

■常承永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中国对原油的需求越来越大。新的石油储量增长点在哪里,石油工业的出路将向何处去,这些问题困扰着石油科技工作者,而就在1989年春天,我国第一口科探井台参1井取得重大突破,中国石油工业迎来了又一个春天。回想当年钻探经历,作为一个亲历者,一个个苦战的场面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台参一井是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提出科学探索井计划钻探的第一口井。为了优选科探井井位,钻前井位确定历经三年多时间,时任院长翟光明亲自领导,具体落实,通过协商由石油物探局、玉门石油管理局与北京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三个单位、20多名科技人员组成吐哈盆地研究队。根据地震、遥感、野外踏勘等方面资料,通过综合研究和多次论证,最后优选出台北构造为钻探对象,定名为台参1井,之后完成了地质、钻井、成本预算等共5个专业设计,钻探任务就是了解侏罗系与石炭、二叠系含油气情况。

我一直从事中国东部含油气盆地研究工作,任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地质研究所东部室主任,西部地区从未去过,前期也未参与过研究,基本情况也不熟悉。当时现场急缺地质监督人员,石油地质研究所领导认为我在油田工作时间长,有较丰富的现场经验,所领导就提出让我到前线顶一段时间。那时正值春节前夕,所里事情比较多,人手又非常紧张,为保证现场监督到位,我就应允了。自此,我就与科学探索井结下了不解之缘。

接受任务后,我详细地研究了吐哈盆地有关资料,特别是1958年已完钻台北一井的地质报告,该井距新设计台参一井仅4千米,资料显示该井已钻开侏罗系主要含油气层系,油气显示不错,电阻率也很高,就是没有彻底试油。以我的经验判断,这些高电阻率油气显示层应当是油层,而当时解释为非油气层,极有可能是由于泥浆比重过大,污染了油层,加上技术条件的限制与经验的不足,而误判为非油气层。了解这些情况后,我信心倍增,在现场也以此来激励大家,在一定程度上鼓舞了现场工作人员的斗志。

1987年9月22日台参1井开钻,我到现场后遇到的最关键问题之一就是如何卡准标准层,为打开油层作好地质预告。在钻探过程中,随钻地质、工程研究及方案的实施都严格按照设计执行,决不容许半点虚假和不负责任。钻井队同志们配合得很好,现场地质人员也同心协力,我本人更是仔细分析,关注每一个细节,保证资料齐全。钻进过程中,在关键时刻我提出了起钻取心要求,尽管当时钻井队认为钻头还可以多打些进尺,由于现场决策及时,恰在第一筒正式取心中,于七克台组顶界取上了标准层——绿色泥岩与黑色泥岩之交界面,闯过了卡标准层关,由于及时起钻也避免了一次掉牙轮事故,真是一种巧合,也很幸运,钻井工人非常高兴。

钻进油气层与地质预告基本一致,各项资料都证实存在有较厚的油气层。但中途测试中未见任何油气,测试队认为不存在油气层,中途测试结果为干层,与良好的油气显示相矛盾。此时,我心急如焚,把情况汇报给翟光明院长,他否认了测试队的结论,现场地质人员也对测试结论持否定态度,因为录井显示非常好,油砂滴水呈珠、气测异常明显,电阻率高,应当是好油气层的反映。按照翟院长提出的“精雕细刻,精耕细作,深挖细找,点滴不漏”的原则,我在现场认真分析了原因,最终发现测试不成功是由于座封井段与油气显示层错位,实际上没有取得显示层液体。

1988年9月3日,台参1井完钻后,为了取全取准油气产能资料,用原钻机进行了试油。经过提捞、抽排、掏空等艰苦细致的作业和系统的分层测试,以及对主要油气层进行4个油咀的系统试井,1989年1月5日,台参1井获得了日产35吨产能的工业油气流,完成了第一口科学探索井的光荣使命。这口井被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王涛誉为“1989年中国石油工业第一枝报春花”。

在此基础上,通过进一步的深入研究,确认整个二级构造带是一个整体含油气构造带。在翟光明的亲自领导下,我们编制了二级构造带整体勘探计划,为吐哈油田的发展与扩大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之后,石油地质研究所赵文智带领研究组继续与玉门石油管理局、石油物探局合作,持续开展吐哈盆地综合研究,一场轰轰烈烈的吐哈会战开始了,玉门钻探主力也全部来到吐哈盆地,先后钻成一批高产油井,揭开了吐哈石油会战的序幕。

(作者单位: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地质研究所)

《中国科学报》 (2016-08-22 第8版 印刻)
  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