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医药 > 正文
杜氏肌营养不良症首个新药获批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3:07       

杜氏肌营养不良症患者会慢慢出现肌无力。 图片来源:Eric Kruszewski

日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首个治疗杜氏肌营养不良症的药物,相关试验数据主要来自于对12名男孩儿的研究结果。

该机构在经过了一年多的考虑和争论后,于9月19日宣布了这一决定。《自然》杂志报道称,随着FDA不断平衡巨大需要和临床资料不足间的矛盾,终于批准了这种名为eteplirsen的药物,目前该药正在进行更大规模的临床试验。

拥护者对这项决定表示非常高兴。很多人都非常想使用eteplirsen,该药物由位于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市的萨雷普塔疗法公司制造。非盈利组织“治愈杜氏症”的负责人Debra Miller表示:“我们等待治疗杜氏肌营养不良症的药物已经很长很长时间了,该药的问世给很多家庭带来了希望。”

不过,也有些人担心临床数据的缺乏会给人们带来虚假希望。eteplirsen新药申请(NDA)获批的同时也点燃了一场不寻常的斗争。这场斗争已触及FDA高层,同时也产生了一场广泛的争论:即研究者需要多少数据才能证明药物可以治疗罕见疾病,以及病人倡导者能对批准决定产生多少影响?

FDA药品评价与研究中心的主任Ellis Unger表示,“以目前形式进行的NDA批准或许会对公众健康带来深远的负面影响,而先例则会在没有大量有效证据的情况下批准药物使用。”

杜氏肌营养不良症是由肌营养不良蛋白突变所致,该蛋白能保护肌肉细胞免于受到重复收缩和舒张产生的压力,萨雷普塔公司行政总裁Edward Kaye将肌营养不良蛋白比喻为一种减震器。他说:“如果你没有这种‘减震器’的话,细胞就会逐渐退化并死亡。”

现实往往是残酷的。杜氏肌营养不良症是一种和性别相关的疾病,在每3600名男孩中该疾病会影响1名儿童的健康,而且在儿童5岁之前肌无力症状就会明显发生,许多患者往往会在其30岁之前因呼吸衰竭而死亡。

萨雷普塔公司开发的药物试图推迟携带肌营养不良蛋白基因exon 51突变患者机体的症状表现,大约13%的患者都携带有这种基因。该基因的突变通常会过早地抑制肌营养不良蛋白的产生,而eteplirsen能结合该蛋白基因最初产生的信使RNA并且“遮盖住”exon 51,以便其不会被细胞中的蛋白机器所“读取”。此时,细胞蛋白机器就会跳过exon 51基因并继续对其他蛋白进行读取,从而产生比正常产物短的产物,但相比原始突变状态的产物而言,其却更正常。

Kaye 表示,萨雷普塔公司已经在大约150名患者身上进行了eteplirsen检测,但FDA用于评估该药物功效的关键实验仅招募了12人。研究人员表示,对照组患者在整个临床试验中并不仅使用安慰剂治疗,在24周后他们也开始使用eteplirsen。Kaye表示,并没有人想一直进行安慰剂治疗,而一个特殊的问题是能适合进行实验的病人数量非常少。

早在今年4月,FDA顾问会议听取了相关的科学报告,其中包括FDA分析员的一篇重要评论,同时顾问组还听取了杜氏肌营养不良症患者及其倡导者充满激情的证词。但顾问组表示,目前没有充足证据表明,eteplirsen是一种治疗杜氏肌营养不良症的有效疗法。

随后FDA要求萨雷普塔公司提供更多的临床证据,揭示在临床试验中患者机体肌营养不良蛋白表达恢复的水平和程度,当拿到这些数据后,FDA同意对该药物进行加速审批,基于此,萨雷普塔公司同时又进行了另一项临床试验证实eteplirsen的确能有效减缓杜氏肌营养不良症。

但Unger表示,在收到额外研究数据后,FDA内部的分歧依然存在。他指出,12名患者中仅有1人的肌营养不良蛋白的表达增加了超过1%,而且目前并不确定该药物能否带来任何临床效益。

FDA药物评价与研究中心主任Janet Woodcock认为,eteplirsen应当获批。她认为,由于缺少可用的治疗方法,而且杜氏肌营养不良症是一种折磨儿童健康的致死性疾病,该机构应灵活应变。不过,如今关于该药物的分歧已经被FDA委员Robert Califf调解了,Califf支持Woodcock的看法,但同时也承认FDA关于eteplirsen是否获批难以决定。

eteplirsen将会是在美国获准使用的首个用于治疗杜氏肌营养不良症的药物,另外一种名为ataluren的药物目前在一部分欧洲国家是可用的,但在今年2月该药物的审批已经被FDA拒绝。

另外,Kaye指出,萨雷普塔公司正在对eteplirsen进行改良,其中还包括改善药物形式,使其能有效渗入肌细胞并产生较高浓度的肌营养不良蛋白。同时,麻省总医院儿科神经肌肉服务中心主任Fawn Leigh表示,FDA要求进行另一项临床试验是合理的。Leigh一直在从事eteplirsen的临床试验。“仅招募12名参与者就非常困难,不过我们都很受鼓舞,后期大家还将继续深入研究。”她说。(张章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