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头条 > 正文
时评:“小明若真跳楼”讽刺了谁?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1:39       

 

■胡珉琦

科学网博客一个“老马系列”的学界小说本就很受欢迎,这周因为《如果我们不让小明通过,他会不会跳楼?!》一文,火遍网络。它以其荒诞艺术的气质,引来了很多圈内人对现实的强烈共鸣。

这篇主题为“”的小说,写的是一名本科毕业生论文抄袭,学校却害怕让他不通过可能引发跳楼事件,而放任这种不端行为的故事。插曲是,一名大三学生因得了急性流行性乙脑炎去世,学校为给家长一个交代,无奈惩处了那名让蚊子跑进自习室的看门老头。

够讽刺,够辛辣!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有不少老师纷纷评论,现在很多大学生正是这样“被及格”“被毕业”的。

教育、科研的诚信本应该是从本科生到教授都要进行的训练和实践,却仅仅因为害怕惹火上身,因此,学校从上到下谁都不能幸免地参与到了那些彻头彻尾的学术不端事件中。

教育的责任,是要培养一个能对自己的学术负责,对自己的人生负责的人。教育者也应该对这样的一个目标负责。然而,毫无原则的息事宁人,不但曲解了这种传统文化本来倡导的智慧,更违背了教育的目的。

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只会有更多人“一言不合”就自杀,这难道不是教育者为自己的行为将要付出的代价吗?纵容而不给出正确的教育,不会减少这种行为的发生,只会助长它的气焰,到头来损害了自己。

有读者在这篇小说里看出了《围城》里方鸿渐的影子。异化自我以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是方鸿渐悲剧的文化根源。然而,现在的知识分子又有多少仍然深陷这种文化的泥潭,出不去,或者根本不想出去?

2014年12月,《国家科学评论》常务副主编蒲慕明主持了一次圆桌论坛,不同背景的专家一起探讨中国学术不端行为的严重程度、根源所在,以及如何加强中国的科研诚信和学术规范。

蒲慕明不止一次直言不讳地指出,知识分子缺乏对诚信的自律,以及与不端行为对抗所应有的勇气。责怪体制和社会文化而不检讨自己,是一件最容易的事。

诚意正心,是古代教育者反思教育的一种态度,那么,现在的教育人是不是也该用这样的态度来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所承载的责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