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头条 > 正文
网络直播行业遭遇寒流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8-12-06 18:15       
    在2016年,直播作为互联网的大风口一度火爆异常,当时甚至出现了“千播大战”的局面。但随着时间进入2018年最后一个月,直播类App却似乎进入了萧飒寒冬。12月3日,网易旗下薄荷直播公告本月底全面停止运营,而同一日,一款名为“土豆泥直播”的产品也宣布停服。分析人士表示,短视频APP市场的快速扩张,抢夺了在线直播平台现有的用户,进而压缩了直播网站的生存空间。
    
    两直播App同一日宣布停服
    
    12月3日,网易旗下薄荷直播官网公告,网易薄荷直播将于2018年12月3日12:00起停止官方渠道的APP下载服务,2018年12月6日12:00起停止网易薄荷直播、短视频服务;2018年12月31日00:00起全面停止网易薄荷的运营,关闭服务器。
    
    根据信息时报记者从网易薄荷运营方网易传媒获得的一份说明,上面表示,网易薄荷直播的关停,是网易传媒基于薄荷业绩考核,以及传媒自身内容战略调整的考虑做出的决定,不涉及网易集团内其他产品的正常发展情况。所谓网易集团其他产品,指的是网易还有一款叫“CC直播”的产品,该产品主要服务于网易旗下的游戏直播,目前CC直播的运营仍在正常进行。
    
    根据网易传媒的定位,网易薄荷直播原来的定位是主打全民娱乐生活直播,但这种“全民娱乐生活直播”最终无法继续。无独有偶,在网易薄荷直播宣布停服的同一天,另一款名为“土豆泥直播”的产品也宣布停服。根据公开资料,土豆泥直播原来的定位是集直播、社交、零售于一体的全新视频直播电商APP,主打的是 “直播+电商”。
    
    头部直播平台也身陷困局
    
    如果说网易薄荷直播、土豆泥直播知名度不高,在直播行业难有代表性,那么准头部直播App也频频传出停止运营、资金链断裂,就很能说明问题。
    
    11月,曾被视为准头部平台之一的 “全民直播”停止运营。而另一家更大的准头部平台——有王思聪撑腰的熊猫直播,则在今年7、8月传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虽然熊猫直播方面表示消息严重失实,但在直播行业普遍不景气的当下,分析人士还是认为或许不仅仅是空穴来风。
    
    除了自身选择关停之外,还有一些准头部平台开始“卖身“。6月27日下午,创业板上市公司宋城演艺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将与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花椒直播运营主体)进行重组。重组后两个品牌保持独立运营,原六间房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刘岩将出任新集团CEO。另一家由微博扶持起来的直播平台“一直播”则放弃了IPO,卖身微博。
    
    即使已成功上市的直播企业,从股价观察看也是命途多舛。目前上市以直播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有五家,包括、映客、天鸽互动、陌陌、欢聚时代、虎牙等等,这五家公司的股价与年内最高价比较,均已腰斩或者接近腰斩。
    
    短视频挤压直播行业发展空间
    
    有报告指出,直播行业陷入困局,与另一个娱乐性十足且更适合碎片化的产品崛起相关,这个产品就是短视频。市民李小姐向记者表示,她现在刷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网站,很容易一刷就一两个小时。如果一个用户沉迷今日头条、抖音、快手,刷秀场直播、游戏直播的时间必然少了。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及短视频报告》,2018年上半年,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景气指数为401,同比增长20.4%,但网络短视频同比增长却是290.2%,真正的爆发式增长。
    
    “目前国内直播市场趋于稳定,头部平台还有明显优势,而其余梯队的直播平台生存空间则不断被挤压。”艾媒咨询行业分析师李松霖向记者表示,直播内容监管一直是行业重点,监管趋严使行业淘汰了部分靠擦边球或低俗内容吸引眼球的主播,在优质主播、流量及资本资源越来越靠拢头部平台的情况下,二三线直播网站运营陷入麻烦。
    
    李松霖向记者表示,短视频APP市场的快速扩张,分流甚至抢夺了在线直播平台现有的用户,这也加剧了在线直播行业内部各平台的竞争,挤压了二三线直播网站的生存空间。
    
    直播商业模式局限开始暴露
    
    在短视频快速崛起、挤占直播网站生存空间的同时,直播网站商业模式的局限开始暴露无遗。李松霖认为,在线直播平台目前盈利以用户数量为支撑,而随着直播热度消减,用户规模增长放缓,行业天花板渐显,旧有商业模式的局限也使二三线直播网站盈利不力。
    
    知名互联网观察家,互联网社群“山寨发布会”创始人阳淼向记者表示,直播之所以火起来,实际上是2016年时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创新焦虑”导致。他表示,当时大家都担心会错过风口,而且当时直播也表现出一定的社交可能,有可能形成新的爆点。但后来的发展表明,直播存在严重的头部效应,并不会引发全民热潮。而且直播投入巨大,最终也还是只有几个巨头玩得起。阳淼认为,直播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商业深度不够,只有电视和打赏两种方式。“面对监管,直播网站有高昂的合规成本,这令中小网站不堪重负。”
    
    不过,由于直播有打赏和电商两个明确的,来钱直接的商业模式,倒是反而吸引了一众巨头参与其中。从今日头条、快手,到淘宝,都纷纷将直播纳入到自己的范畴。据记者向今日头条和快手两家头部短视频网站了解,他们目前均在App中加入了直播频道。而淘宝上更掀起“人人都是主播”的浪潮。根据阿里方面向记者提供的数据,目前淘宝上粉丝超过百万人的主播已经超过1200人,还有1000人在淘宝直播上的粉丝量超过50万,淘宝直播挂牌及深度合作的产业带基地达到数十家,单纯淘宝珠宝直播的场次,每天就超过1万场。
    
    直播企业寄望5G推动行业发展
    
    面对行业困局,直播App下一步将何去何从?阳淼认为,直播会回归一个互联网垂直服务,虽然有固定的从业者和用户群,但中短期内不会再有风口级的机遇。不过有直播企业则相对乐观,原因是即将发牌的5G可能会推动技术升级。在11月20日的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上,映客直播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奉佑生表示:“5G时代来临,行业变革一触即发”。他表示,映客已实现在直播中抓取100多个自动识别的标签,赋之AI技术的推荐,实现了用户点击率提升50%,观看时长提升3倍,关注率提升1倍。奉佑生表示,映客关注新技术带来的新可能性,并希望将最新的黑科技融入到直播当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