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人物画创作应面向现实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1-03 11:50       
  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艺术圈起起伏伏,从艺术创作到商业市场,有高峰、有低潮,有认同、有争议。作为艺术品的创作者,艺术家作品及创作状态不可回避地处于关注的中心,与此同时,围绕在艺术家们周围的画廊、拍卖、媒体等机构,共同勾画出当下艺术圈的生存状态。对于艺术现象,每个人角度不同、位置不同,认知也会不同。
 
  近年来,人物画创作出现了内容空洞、技巧单一、题材重复等问题,画坛鲜有佳作产生。对此,北京画院创作室主任纪清远认为,脱离现实、陈陈相因,是人物画衰败的缘由,只有关注现实、勇于创新,才是当代人物画振兴的关键。
 
  北京商报:您有深厚的家学传承,在这样的环境下从事绘画艺术,您有什么特别的体会?
 
  纪清远:其实所谓家学传承就是比较关注自己先祖纪文达公对编纂中华文化典籍所做的历史贡献,对他的诗文、铭文所传达的思想及家训铭记在心。“守正规直”已成为家族的座右铭。我想无论做人还是从艺,都应该秉持正道。
 
  北京商报:对于艺术的传统与创新,您是如何理解的?
 
  纪清远:任何创新都不是从零开始的。我们没有在原始人社会,若要抛弃几千年人类聚积起来的文明成果重新来,简直就是自欺欺人。传统是我们的先贤几千年逐渐积累起来的,必须尊重。能够几千年不绝如线,就是因为它博大与宽容,海纳百川,每个时代都有各自时代的新气象。
 
  北京商报:当代人物画面临怎样的创作难题?
 
  纪清远:现实生活中有许多值得表现的题材,一切有良知的艺术家应该满腔热情地去给予讴歌。我认为当前人物画看似繁荣,但是真正能把人物内心刻画得淋漓致尽、惟妙惟肖的精品不多。虽然人物画创作在艺术形式方面做了可贵的研究与探索,形式很多样,几乎每位画家都有个人面貌,说白了就是变个样式而已。但是真正的难点不在于艺术形式的探索,而是在于文化修养和审美品位的提高;在于对人物内心世界与外部形象有深刻的理解和把握。否则在创作上连真、善、美都分不清,变形丑化人物大行其道,人物画就会脱离观众、脱离现实,越来越衰落。
 
  北京商报:在十九大报告中,习总书记提出文艺创作要多创作现实题材作品,您觉得要从哪几个方面入手?
 
  纪清远:我感到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到文化建设的内容比重比以往都多,特别是针对繁荣社会主义文艺,讲得十分具体,其中特别强调“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我觉得习主席针对艺术创作现状,提出这一论述非常重要。改革开放以来人物画创作在党的“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指引下,坚持深入生活,成绩斐然。但是在反映现实生活方面,特别是某些人物题材,过多强调形式感,忽视对人物形象的深入刻画,人物沦为画面环境的陪衬,表达不出人物的真实情感,显得思想内涵不够精深。
 
  我觉得画家应该加强全面修养和对现实生活的感悟,人物画不同于山水花鸟,类似于文学创作,没有活生生的艺术形象就无法与观众达到心灵上的契合。另外切忌题材内容空泛、闭门造车、形象概念化,缺乏艺术感染力的作品就没有任何价值。
 
  北京商报:艺术家如何平衡现实题材作品的内容与艺术格调的统一?
 
  纪清远:现实题材创作有一定的难度,其中现实生活与艺术格调的统一是一个值得研讨的课题。现实题材创作应该注意的两个问题:第一是防止图解式,图解不适用于独幅画创作。独幅画有内在规律,比如构思、构图、笔墨和设色等审美因素总和在一幅画中,美是直观的语言,一目了然无需加以解释。第二是不能忽视中国画的特色。有些人物画为了从造型出发,手法过于素描化,从而忽略了笔墨韵味,显得死板,缺乏格调。
 
  北京商报:当代画坛出现了诸如新文人画、新水墨画的概念,对这样的现象,画坛褒贬不一,您是如何看待的?
 
  纪清远:所谓新文人画的提法可能不妥,我们没有古人深厚的学养,没能“以文入画”,如何能体现出真正的文人精神与内涵呢?有不少画只是摹仿明清某些人物画的夸张造型,也有某些春宫画的变种,怎么能标以“文人画”呢?这不是画家的责任,而是社会上一些不负责任的鼓噪。新水墨画没有明确的界定,探索本身无可非议,但是不宜说出现了新水墨画,这是对传统水墨画的否定,各不相干。由于它不成熟,所以不好以其大作文章。
 
  北京商报:您觉得当代人物画创作未来将向哪方面发展?
 
  纪清远:人物画创作方法有很多形式,但是不管怎样,应该以人为本,坚持从生活中提炼,人的外在表情反映内心世界,以塑造活生生的艺术形象来感动人为目标的人物画道路才能越走越远,否则会重蹈衰落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