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传授人物石雕的创作心得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0-10 10:25       
  沈阳人物雕塑厂家传授人物雕塑、浮雕的创作心得佛教博大精深的精神崇拜和禅宗美学思想相互融合,深深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石雕艺人。同时我们的传统又似一条长河,它不是一成不变的,“作品当随时代”,时代在变,人们的审美思想观念与追求在变,艺术创新又成了与时俱进的必然要求。
 
  人物石雕创作顾名思义就是表现人的,它首先是刻画人物。因此,人物石雕更应通过外在形态揭示内心的心灵。每一次创作,创作者都应认真思考如何将人物的原型与作品的艺术性有机结合起来。在创作前,要将人物置放到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与历史情境中去,找到人物的时代位置,在塑造形象时研究、刻画人物与时代的关系,使创作出的形象首先具有历史的真实,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并在作品创作中融入自身的创作特色和艺术形式及个性特征,只有把形象性和艺术性以及创作者的个性表现手法三者融合于一起,才能创作出让人叹为观止的作品。比如:要创作“诗圣”杜甫雕像时,就应考虑到其既是个伟大诗人,也是个爱国忧民之士。杜甫一生流离失所,历经坎坷,使他对于民间社会疾苦的观察,感同身受,而民间疾苦也导致他的诗作内容始终充满着炽热的爱国情怀及忧国忧民情怀。因此,在创作中,创作者首先要从诗人情怀和忧国忧民情怀两方面来表现,再以艺术家鲜明的艺术手法和个性的雕塑语言加以表现,这样的作品才会引人共鸣。
 
  刻划古今人物,尤其是在对历史人物的塑造方面,应力求做到“按据史传,突出风采”。在创作前,创作者应根据每个人物各自不同的时代、经历、个性气质,抓住人物人生中作为和精神的闪光点,生动形象地刻划出他们不同的性格特征和精神风貌。做好人物雕像不仅需要创作者要有深厚的造型基本功作根底,同时又要保持一种饱满的创作激情、高尚正直的人生理想和歌颂真善美的艺术观。因此,在创作实践中无论是对帝王将相、古代贤哲,或者是历史名人,还是普通劳动者,都要进行深入的研究和理解。意在像中,神在言外,这样创作出的作品才能给观者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用雕像的形式塑造人物,目的是浓缩人物的人生历程,突出人物的性格与精神,使被雕塑的形象成为展示人生价值的重要形象。作为人物雕像真正能体现时代精神的,是历史上那些杰出人物、先进人物,尤其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因为在这些人生经历非同寻常的人物身上,具有闪亮的时代光彩,凝聚着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为他们塑像,是传达人们的心声,也是对时代精神的真实反映,这是时代赋予艺术家的光荣使命。因此,在创作历史名人雕像时,应刻画出他们在不同时期的精神风貌,既表现出他们帷幄运筹、引领时代风云的领袖气质和个性风貌,又传达出他们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神情,这样的作品才会有艺术感染力。
 
  湖南长沙橘子洲风景区青年毛泽东雕像便是一个成功的作品。毛泽东是诗人中的政治家、政治家中的诗人。创作者在创作时便着意塑造了毛泽东同志那风中满头飘逸的长发,来显示出其独特的诗人气质。飘逸的长发、俊秀的脸庞、深邃的目光、睿智的思考,使这尊毛泽东雕像与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毛泽东雕像、塑像相比,凸显出独特的艺术个性,同时也抒发出了毛泽东同志当年那心忧天下、济世救民的壮志豪情。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石雕文化是人类历史发展的艺术结晶,数千年来,正是在这丰厚的民族艺术土壤中,孕育出光辉灿烂、绚丽多彩的东方石雕艺术,涌现出许多杰出的石雕艺术家和石雕作品,形成了具有浓郁中国特色的传统工艺。
 
  历代以来,我国石雕的传统题材都有很吉祥的寓意,比如浮雕大多以“鱼跃龙门”、“鹤鹿同春”、“竹报平安”、“五福捧寿”等为创作题材,类似题材含意深受大众喜爱。这是传统艺术精神的一个方面。而圆雕中人物雕塑多以神仙佛道生活化的题材居多,多以“释迦牟尼”、“观音”、“达摩”、“太上老君”、“八仙过海”、“福禄寿星”、“钟馗”、“天女散花” 、“麻姑献寿”等民间广为流传的神话传说与佛道造像为主,这种
 
  人物石雕创作顾名思义就是表现人的,它首先是刻画人物。因此,人物石雕更应通过外在形态揭示内心的心灵。每一次创作,创作者都应认真思考如何将人物的原型与作品的艺术性有机结合起来。在创作前,要将人物置放到他们所处的时代背景与历史情境中去,找到人物的时代位置,在塑造形象时研究、刻画人物与时代的关系,使创作出的形象首先具有历史的真实,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并在作品创作中融入自身的创作特色和艺术形式及个性特征,只有把形象性和艺术性以及创作者的个性表现手法三者融合于一起,才能创作出让人叹为观止的作品。比如:要创作“诗圣”杜甫雕像时,就应考虑到其既是个伟大诗人,也是个爱国忧民之士。杜甫一生流离失所,历经坎坷,使他对于民间社会疾苦的观察,感同身受,而民间疾苦也导致他的诗作内容始终充满着炽热的爱国情怀及忧国忧民情怀。因此,在创作中,创作者首先要从诗人情怀和忧国忧民情怀两方面来表现,再以艺术家鲜明的艺术手法和个性的雕塑语言加以表现,这样的作品才会引人共鸣。
 
  刻划古今人物,尤其是在对历史人物的塑造方面,应力求做到“按据史传,突出风采”。在创作前,创作者应根据每个人物各自不同的时代、经历、个性气质,抓住人物人生中作为和精神的闪光点,生动形象地刻划出他们不同的性格特征和精神风貌。做好人物雕像不仅需要创作者要有深厚的造型基本功作根底,同时又要保持一种饱满的创作激情、高尚正直的人生理想和歌颂真善美的艺术观。因此,在创作实践中无论是对帝王将相、古代贤哲,或者是历史名人,还是普通劳动者,都要进行深入的研究和理解。意在像中,神在言外,这样创作出的作品才能给观者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再是想要谈的是,人物石雕既有相同于其它艺术品的一面,又有区别于其它作品的一面,它要受到诸如形式、制作、牢度、承重等因素的制约,因此它又具有自己独有的风格与特点。所以,在创作人物雕像时,既不要失去其传统手法,又要对其高度的概括和提炼,加强人物的主要外貌特征、内在气质、动势和神采,应恰到好处地比原人物更强烈、更生动、更简练,也更能感人。总之,只要我们能抓住人物特征,不管人物在形式上、方法上的变化有多大,都能巧妙地驾驭于雕塑之特点上,无论怎样将作品进行夸张、变形、再加工,使人第一眼就能认出来,并给人一种真正的艺术享受。
 
  在石雕传统艺术世界里,尤其是人物类的创作,其要求更高,难度也更大。创新不是变异,不能脱离传统文化的根基。佛山石湾国家级艺术大师封为民曾经说:传统里面进行创新,要把握好一个度,创新就像是在走钢丝,一边是传统,一边是现代,那就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传统雕塑不太利于表现作者的个人风格;而现代雕塑解放了“写实主义”这一惯用的雕塑风格,并在抽象主义、立体主义等方面进行了新的发展,开始注重雕塑家的个人风格,在作品中体现了“创新”、“个性语言”来满足现代人的心理需要,适应了现代人的生活节奏。
 
  神形兼备,天人合一的创作境界,以表现、抒情、言志为创新方向,从传统中出新、从继承中求变,如果离开传统,那无异于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所以石雕传统艺术精神是根、是源,创新不应切断它,而是应不断丰富它、完善它,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创作出形象生动、艺术感染力强的作品。
 
  著名雕塑家张得蒂教授曾经教导:创作人物雕像,要多做速写、找体积感,就是四个方向的照片也不如现场面对本人塑造好,一边抓造型,一边和主人公聊他们的经历,抓情感。读他们的传记,挖掘他们心灵深处的东西。还有一个经验,感觉形到位了就马上翻石膏,反复推敲感觉反而容易跑掉,如果塑佛像创作者能感觉到宁静美、心态平和、形态舒服就可以了,再就是模特很重要,像在做《新凤霞》时,找了两个年轻漂亮的评剧演员来表演刘巧儿,一举一动,以及声音,对创作启发很大,这就是体验、观察生活。
 
  近年来,笔者曾相继创作了《渡海观音》、《鳌鱼观音》、《思惟菩萨》等佛像传统作品,在塑造观音雕像时,笔者着重使作品显示出简洁而明快的节奏、丰腴而不虚、美而不媚、静中有动、体态优雅而洒脱,因此作品感觉很安详、宁静而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