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军事 > 正文
日英加强军事合作的战略图谋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10-30 14:50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抵达日本,开始为期3天的访问。到访当天,特蕾莎·梅即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京都参加了传统茶会。次日,特蕾莎·梅在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的陪同下,造访日本海上自卫队横须贺基地,参观了日本海上自卫队排水量最大、被称为“准航母”的“出云号”巡洋舰。如今的“出云号”由日本自己建造,但历史上日本的战舰“出云号”却是由英国建造,曾在日俄战争中为日本获胜立下赫赫战功。
    
    小野寺五典向特蕾莎·梅介绍了日本自卫队的活动情况,并说:“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运用和训练,原本就是从英国海军学习来的。”小野寺五典此言不虚。日本海上自卫队特别警备队的训练,即严格按照英军海上特种部队“特别舟艇中队”的训练大纲进行。特蕾莎·梅也表达了强化双方安保合作的想法:“长期以来,日本在安保领域一直开展对英合作。我此次访问,表明双方在该领域的伙伴关系将进一步得到加强。”
    
    安倍晋三第二次组阁以来,积极参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日英之间的军事协作也开始动作频频。2013年6月,安倍晋三与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八国集团北爱尔兰峰会期间举行会谈,双方签署《情报保护协定》,并表示将加强防卫和安全保障合作。2015年1月23日,英国外相菲利普·哈蒙德、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以及防卫大臣中谷元在伦敦进行会谈,表示双方将在军事训练、武器研发以及网络安全等方面加强合作。
    
    2016年10月22日,英国空军4架“台风”战机飞抵日本青森县,与日本航空自卫队4架F-15战机和4架F-2战机,在附近空域实施代号为“北方卫士”的联合演习,演习主要课目包括假想领空防卫、空战和攻击舰船等。这是日本自卫队首次与美国之外的“安全伙伴”在本土举行联合军演。
    
    1月26日,日英两国政府签署日本自卫队与英军互通物资的《相互提供物资与劳务协定》。英国成为继美国、澳大利亚之后第三个与日本签署此类协定的国家。另有媒体报道,日本政府已经开始着手与英国政府签订两国《自卫协定》。由此可以看出,日英军事合作呈现出从技术合作向战略合作,从单项合作向全面合作的深入发展趋势。
    
    日英在军事领域的合作有着各自的考量。冷战阶段,身处北约集团中,英国的衰落被掩盖了。冷战结束后,英国的真实实力“水落石出”,它采取了“狐假虎威”的策略。在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作为美国的铁杆盟友与美军并肩作战,在战场上花费巨资却表现平平,布莱尔政府因此受到国内舆论猛烈批评。
    
    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频繁的战事迅速消耗了美国的冷战红利,奥巴马政府在全球实施战略收缩,使得英军连出演配角的机会都没有。特朗普总统的“美国优先”诉求,使得美国政府更多地关注内部问题和经济振兴,遏制中国崛起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有心无力,日益仰赖亚太盟友日本和澳大利亚,为此只得在一定程度上放手让日本加强军事力量。
    
    如今,英国正在履行脱离欧盟的手续,离开欧盟的英国必须从其他方面寻找朋友,靠近美国是必然选择。除此之外,与经济、科技大国日本加强合作,可以开拓新的交往。
    
    今年7月27日,英国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声称,英国计划明年向南海地区派遣航母进行巡航,以增强英国的海上地位。此举既是作为美国“南海巡航计划”的配角演出,也是为了“刷存在感”。此外,由于没有停泊、补给的港口和基地,这样一来,英国早先与日本建立的技术、装备、物资供给等协议,也可以派上用场了。
    
    日本政府加强与英国的军事合作,其基本着眼点在交远以图近。因为对历史问题的错误认识,日本在“慰安妇”与“靖国神社”问题上经常遭到中韩的严厉批评;在与周边国家关系中,日本与中国有钓鱼岛之争,与韩国有独岛之争,与俄罗斯有北方四岛之争,一系列矛盾造成日本在周边区域倍感孤立,发展与域外国家关系,既可缓解这种孤立,又可为自己在必要的时候走出去提供舆论和道义支持。
    
    英国虽然是没落的帝国,但在科技、经济、教育等方面仍然具有相对重要的国际地位,英国还是核大国之一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具有重要的国际话语权。日本的联合国安理会入常梦需要英国支持,英国搅和西太平洋和南海的图谋,也符合日本在地区问题上加强发言权的需要。
    
    基于以上原因,在面对中国崛起所激起的复杂情感、利益驱动下,日英加强军事合作可谓一拍即合。
    
    但日本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日本,中国也早已不是原来的中国。在10月3日召开的2017年英国保守党年度大会上,英国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英国 台风 战斗机去年曾飞越南海上空,而且可能还会这样做,但不会进行演习,因为这是对中国的直接挑衅。”“我们将行使我们的航行权,美国人一直在争议岛屿周边海域演习,我们没有这样的计划。”
    
    对此,前保守党议员杰拉德的解读是英国希望鼓励中国进行投资和贸易。尽管这一内容所表达的信息并不十分清晰,某些方面甚至前后矛盾,但笔者仍愿将其看作积极的进展,显示了古老帝国务实的“利益观”和灵活的智慧。
    
    此外,日本、英国都是美国的盟友,但当年的日英同盟严重威胁美国在远东的利益时,就遭到美国坚决反对。如今国际局势大不相同,美国是否乐见日英加强军事合作,也值得英国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