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观点 > 正文
银行资管老总们如何掌舵银行资管转型之路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8-09-02 16:40       
    资管新规的颁布,让银行理财为主力军的大资管行业告别了急速膨胀的时代,在严监管、打破刚对、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理性回归资管本源。传统商业银行理财业务因此面临巨大压力,产品规模、中收与盈利状况大幅下降,资产端投资量也出现下降。可以看出,2018年是银行理财重大变革的一年,背后蕴藏着的,是银行理财经营方式的巨大改变。
    
    银行理财产品转型首当其冲。尤其是在公募化产品方面,预期型产品向净值型产品转型是必然趋势,因此,久期匹配、信息披露成为银行理财产品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在此背景下,引导以往习惯于刚性兑付的投资者将其关注点从保证本金和利息兑付到关注资管机构投研能力和风控能力,成为银行资管最紧要的一道课题。同时提升银行资管的投研能力和风控能力来满足投资者需求,来维持基于客户规模优势,也是银行资管转型的当务之急。
    
    中信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副总裁罗金辉在新浪财经举办的2018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表示,预计银行理财规模或将出现大幅下降。因在过渡期内,如果预期型产品价格不能大幅下降,那么新的净值型产品发行或将面临一定困难。
    
    而一旦老产品对应的资产大幅下降,则将或对经济带来一定的影响,因为这类产品的资产往往对应的是企业的债权融资。因此,在过渡期如何平稳过渡,是银行与监管层都需要应对和解决的课题。
    
    其实,存量产品之中,万亿规模的非标产品是目前银行理财转型的最大包袱。虽然7月份资管新规执行的通知对过度期内的银行理财产品做了放宽的处理,以“新老划断”的方式允许公募产品适当投资非标,要求其应符合期限匹配、限额管理和信息披露等规定。但存量非标产品过度期内如何过度依然最为重要。
    
    然而,非标资产投资在以往服务实体经济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因此,非标投资的转型和透明化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而根据市场现状来看,过度期内,自然到期是各家银行对待非标处理的主要方式。且新产品的发行也开始采用类信托的一对一的方式操作,但目前发行情况并不是很理想。且表外资产回表面临着并不符合宏观审慎监管要求的压力,对此,监管层或需考虑出台一些奖励性的措施和考核指标来促进回表。
    
    而银行对存量非标资产的转让也并不如人意,银行资金成本低,因此以往项目收益较低,对于第三方并无吸引力。
    
    “非标也好、项目债权也好,是我们的压仓石,也是1.0时代我们吃饭的家伙;2.0时代,项目债权依然是银行理财的一个重要的、核心的投资领域。”中国工商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顾建纲表示,对于银行理财而言,债权资产依然有很大空间。
    
    但他同时认为,到2020年12月31日,从各家银行存量资产来看,真的跨过渡期的资产约30%;而其中一半可以通过发新产品来承接,再加上其他通道,非标存量处置不会出现踩踏情况。
    
    “非标业务最重要的并不是如何处理存量资产,而是如何找到一个或者不止一个更合规、更合理的模式来继续开展这项业务。” 中国银行投资与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蒋海军表示。
    
    “非标作为服务实体经济的一种方式,实际上是需要我们从业人员和监管一块儿来寻找怎么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式。” 中国建设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谢国旺也表示,“它不应该成为一个包袱,而应该成为我们的有效资源。”
    
    为了防范以往非标投资的期限错配合流动性风险,“非标转标”成为一种声音。中国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潘东建议,未来非标投资应明确为“项目类”投资,不再是以往以期限错配的方式,一是持有到期,给予投资者充分的信息披露;二是阶段性持有,通过“标准化资产过桥投资”的方式将其变为标准化资产,并拿到二级市场发行;三是将资产打包进行规范处理。
    
    产品体系转型将倒逼银行资管团队提升投研能力来做好资产配置与项目投资。资管规模量决定了银行资管必须提升大类资产配置能力,而以往的债权资产配置经验则促进银行资管在固收类配置方面继续深耕。
    
    目前,工行作为银行资管的领头羊,已经搭建起以及行业研究与公司层面并重的研究体系,并且构建出新市场、新技术的投研策略,中信银行在信用债研究方面建立了四维度研究体系等。
    
    “有人认为,选股选债需要交给基金公司,银行资管应主要研究宏观,做好大类资产配置,作为资产管理行业最上面一层。但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罗金辉表示:“如果银行理财是一个大资金池,客户购买的产品差异只在期限和收益率上的差别的话,这个模式是成立的。但按照资管新规的要求,每一只产品都要有其独特的风险收益特征,有独特的投资范围和投资逻辑,有独立的投资团队,那么在决策上,也不可能再进行集中式的审批和判断,每一个投资团队都需要对其产品负责。”
    
    因此,在资管新规下,可以预计银行理财产品的转型,还将倒逼银行资管传统管理和审批模式的转型,银行理财的决策权或将下放到产品背后独立的投资团队。在此过程中,以往集中审批的模式亟需银行高管对其进行深度的思考和即时应变。
    
    但同时,如何保持资管业务的独立性的同时,与母体保持优势互补,也是需要银行业考量和深思的问题。
    
    “长期来看,股票、全市场的配置能力,也要求银行做好顶层设计和未来子公司架构的设计和机制的安排。”蒋海军说。
    
    在此背景下,资管新规颁布后多家银行已经开始着手成立理财子公司。潘东认为,未来银行资管子公司的定位应该是一家全能资管机构,基于资金来源,可以为投资者提供金融服务,同时在资产端,应该与目前一样涵盖货币市场、债券市场、非标市场、股票市场、另类市场,将来甚至涵盖海外市场、大宗商品、衍生产品等更多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