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财经 > 正文
“东西部”协作扶贫实践丰富中国反贫困经验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17-09-23 11:10       
  军马村是一个被“困”在石漠化山中的村寨,抬头望山、低头见坎,位于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双堡镇西侧。近几年随着山东省青岛市与贵州省安顺市“东西部”协作反贫困被“解困”了。
 
  “牵一接二连三”的青岛榕昕模式,通过产业融合,推进农牧业供给侧结构性经营,创出了一条直接从牧场到餐桌的有效创富模式,为军马村村民带来了一条脱贫致富新路。
 
  锁寨村曾是一个常年被“锁”在石漠化山中的布依族村寨,位于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仁县北面约5公里的城北街道辖区。这样一个“开门见山”的小山村,随着浙江省宁波市对口帮扶黔西南州被“解锁”了。
 
  2014年以来,在宁波市北仑区帮扶支持下,锁寨村先后完成1800米进村道路改扩建、两座具有民族特色的风雨桥建设和6000米园区生产道路建设。如今的锁寨村,平坦宽阔的通村大道让村民双脚不再泥泞,满山遍野的枇杷树鼓起了村民的腰包、一眼望不到边的蔬菜大棚成了村民的“绿色银行”,吸引了众多游客,村民的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东西部”协作反贫困以来,遵义市务川自治县丰乐镇的庙坝村也经历着变化。庙坝村曾经70%的村组不通公路。近4年来,上海市派出一批又一批的援遵干部。在上海市奉贤区直接帮助下,庙坝村不仅修路,还修建功能齐全的卫生室、文化广场,发展了精品水果种植,村民还发展乡村旅游,让祖祖辈辈在土里刨食的庄稼人吃上了“旅游饭”。
 
  走进黔南州都匀市毛尖镇摆桑村教室,越点越亮的节能灯,大面积的防风玻璃,让教室显得更加敞亮,学习园地上书写着的“感恩”二字,是孩子们对素未谋面的广州朋友的感激。3年前,摆桑小学教学楼建设项目被纳入广州对口帮扶计划。由广州市帮扶资金32万元(人民币),黔南州扶贫局整合资金8.74万元(人民币),一栋建筑面积304平方米的二层砖混结构的教学楼在原校址建起。
 
  2013年,新的一轮帮扶工作启动以来,广东省广州市对口帮扶贵州省黔南州,广泛开展产业合作、教育培育、人才交流、经济贸易合作等,助推了黔南州的扶贫攻坚,让黔南州不断焕发新活力。
 
  2017年,江苏省苏州市选派新一批7名干部到贵州铜仁市挂职,铜仁市选派6名干部到苏州市挂职。苏州市深入推动“新三百工程”,继续选派苏州100名教授、100名艺术家、100家旅行社走进铜仁。依托苏州人才资源优势,不断拓宽铜仁金融、规划、科技等紧缺人才引进渠道,加大铜仁教育、医疗、工业等人才培养力度。
 
  过去的21年里,中国不断加大“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力度,组织东部先发展地区支援西部欠发展地区,形成了多层次、多形式、全方位的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格局。自1996年8月起,大连、宁波、青岛、深圳对口帮扶贵州;2013年2月,新增上海、苏州、杭州、广州4个城市对口帮扶贵州,这8个发达城市“一对一”对口帮扶贵州除贵阳市以外的8个市(州)。
 
  曾挂职宁波市委宣传部文化产业发展处副处长的黔西南州委宣传部干部王欢告诉记者,“干部交流机制让我们提升了认识,拓宽了思路,增长了才干。”
 
  “东西部”协作反贫困系列项目的落地投产有力促进了当地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繁荣。安顺市西秀区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兴伦认为,“东西部城市‘结对反贫困’走出了一条东西都受益,帮扶地和被帮扶地共赢发展的新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