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党组2021年夏季扩大会议召开 高度重视基础研究工作
 
中科院院长、党组书记侯建国强调,基础研究是中科院的立院之本,也是中科院的根基和优势所在,面对新形势、新要求,必须进一步明确定位、发挥优势、突出原创、做强长板、优化环境,认真思考并明确未来一个时期中科院基础研究的战略定位、发展方向和重点任务,加快打造原始创新策源地。
 
 
中科院新时期加强基础研究工作系列研讨会召开
 
与会人员围绕中科院基础研究的使命定位、价值引导、战略布局、发展路径、人才队伍、支持方式、评价体系、重大科技成果产出等方面展开了热烈深入的研讨,并提出许多重要建议。前沿局将认真整理和吸纳,为中科院新时期加强基础研究制定出科学合理的行动指南。

 

 
成果 更多>>   

“合肥造”四台大气监测荷载随卫星进入预定轨道

  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研制的四台高光谱分辨率载荷随卫星进入预定轨道,将为我国大气环境监测提供国产高光谱数据保障。

  9月7日11时01分,中国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四号丙遥四十运载火箭成功发射高光谱观测卫星(又名高分五号02星)。标志着我国大气环境领域的高光谱观测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将满足我国在环境综合监测等方面的迫切需求,为全球大气环境遥感监测的业务化运行提供国产高光谱数据保障。


 

“悟空”号首批伽马光子科学数据发布

  9月7日,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国家空间科学数据中心与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联合公开发布“悟空”号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以下简称“悟空”号)首批伽马光子科学数据。此次公开发布的是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的伽马光子科学数据,共99864个事例,以及与其相关的卫星状态文件,共1096条记录。

  “悟空”号是空间科学先导专项(一期)的首发星,于2015年12月17日发射。其主要科学目标通过在空间观测高能电子和伽马射线能谱,寻找暗物质粒子的存在证据,并开展宇宙射线起源及伽马射线天文方面的相关研究。


 

中科院深海所:在陆上建了个“世外桃源”

  这是一支很“高调”的队伍——

  运维管理“深海勇士”号、“奋斗者”号两艘明星潜水器,创造了中国载人深潜10909米的纪录,让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实现万米载人深潜的国家。

  他们又极其“低调”,公开资料很少,位于国土最南。人和潜水器一样,稳稳坐底在深海。

  他们是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深海所)。一个成立只有10年的研究所,凭借超人的斗志和专业,劈波斩浪成长为中国深海科研的主力军,也成为科研诚信建设的一面旗帜。


 

中科院已完成全球首颗可持续发展科学卫星研制

  中国科学院院士、可持续发展大数据国际研究中心(CBAS)主任郭华东6日透露,经过3年多努力,中科院自主研发的全球首颗可持续发展科学卫星——可持续发展科学卫星1号(SDGSAT-1)已完成研制,后续将择机发射。

  可持续发展大数据国际研究中心成立大会暨2021年可持续发展大数据国际论坛当天开幕,全球首个以大数据服务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国际科研机构在北京正式揭牌成立。


 

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做科技自主创新的探路者

  据统计,截至目前,西安光机所已投资孵化约400家硬科技企业,累计投资金额达46亿元,协助中科微光、九天微星、飞芯电子等一百余家企业实现后续融资,形成高端装备制造、光电芯片、民生健康等产业集群。

  伴随一个个创新成果竞相涌现,近年来,西安光机所始终坚定不移做科技自主创新的探路者。“从0到1”的突破如何实现?科研成果落地有何进展?近日,记者走进西安光机所,探寻其中的创新故事。


 

多项“首次”:科院空间科学先导专项出成果

7月20日,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对中国科学院空间科学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以下简称空间科学先导专项)部署的3颗卫星最新重大科学成果进行了集中发布。此次发布的成果来自我国首颗空间引力波探测技术实验卫星“太极一号”,我国首颗微重力科学实验卫星“实践十号”和我国首颗大型硬X射线天文卫星“慧眼”卫星。

空间科学先导专项二期负责人、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主任王赤介绍,“实践十号”和“慧眼”是空间科学先导专项一期研制发射的科学卫星,“太极一号”是空间科学先导专项二期研制发射的卫星。


 

高能同步辐射光源首台科研设备安装

HEPS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立项支持、科院高能所承担建设,于2019年6月29日开工建设,建设周期为6年半。潘卫民表示,目前,HEPS建筑安装工程约完成了总工程量的70%,磁铁、电源等设备完成样机试制,进入批量加工阶段,束流位置测量电子学、像素阵列探测器研制取得阶段性进展。预计2022年初,各建筑单体全部交付使用,HEPS将全面转入设备安装阶段。

建成时,HEPS将成为中国第一台高能量同步辐射光源,世界上亮度最高的第四代同步辐射光源之一。


 

1.2亿度101秒:“人造太阳”创造世界纪录

被誉为“人造太阳”的EAST装置,是由国家发改委批准立项的“九五”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去年6月,科院合肥研究院等离子体所启动EAST装置的升级改造,全面提升了该装置性能,并在物理实验中攻克稳态高功率加热、完全非感应的高电流驱动、高精度等离子体实时控制、高热负荷等离子体与壁材料相互作用等系列技术难题。1.2亿度101秒等离子体运行的实现,将去年EAST装置物理实验实现的1亿度20秒的世界纪录提高了5倍,表明EAST装置综合研究能力获得重大突破,标志着我国在稳态高参数磁约束聚变研究领域引领国际前沿。

核聚变能具有资源丰富、无碳排放和清洁安全等突出优点,是人类未来理想的清洁能源之一,可为实现碳中和作出重要贡献。


 

LHAASO重磅:银河系粒子加速能力超乎想象

2020年4月初的一天,像往常一样,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所副研究员王玲玉坐到电脑前,打开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LHAASO)采集到的数据。

很快,一个异常信号进入了她的视线。反复检查几次后,她决定把情况报告给她的同事、研究员陈松战,她调整好呼吸,以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LHAASO好像看到了一个超高能伽马光子。”

三个月后,事实证明,王玲玉的直觉没有错,这的确是LHAASO看到的第一个来自银河系的超高能伽马光子,能量达到1.4PeV(千万亿电子伏),这意味着光的源头是一个超高能量的宇宙线加速器。之后,类似事例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与理论物理学家的判断不同,银河系内普遍存在能够将粒子能量加速超过1 PeV的宇宙线加速器。5月17日,该成果发表于《自然》杂志。


 

FAST又有新发现!脉冲星深度研究开始

北京时间5月6日,被誉为“中国天眼”的FAST望远镜相关研究成果在国际学术期刊《自然·天文》(Nature Astronomy)上刊发,标志着FAST深度研究脉冲星的开始。

脉冲星是大质量恒星死亡时的超新星爆炸催生的中子星。当前的超新星模拟不能产生速度和自转轴共线的中子星,显示了人类对于中子星起源这一复杂过程所包含的物理机制、例如中微子辐射还需加深认识。

基于FAST望远镜的观测,国家天文台李菂、朱炜玮团组的姚菊枚博士首次找到了脉冲星三维速度与自转轴共线的证据。


 

从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到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 我国大科学装置建设稳步推进

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是我国首个大科学装置,它的建成使我国在世界高能物理研究领域占有了一席之地。

这座体积庞大的科学装置深藏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地下六米深的隧道中,接近光速运行的正负电子在这里每秒上亿次进行着对撞,不断探索着物质构成的奥秘


 

前不久,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对全球科学家开放
中国天眼:让人类“看”得更远

自2020年1月对国内开放运行以来,借助全新的设计思路、得天独厚的位置以及突破了天文望远镜百米工程的极限,“中国天眼”迄今已发现300余颗脉冲星,并在快速射电暴等研究领域取得重大突破。今年3月31日,这一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又正式向全世界的天文学家发出邀约,一同打捞宇宙中更多的“漂流瓶”。

中科院国家天文台有关负责人表示,FAST向世界全面开放,彰显了中国与国际科学界充分合作的理念。在开放合作中,中国的科学重器将更好地发挥效能,促进重大成果产出,为全人类探索和认识宇宙作出贡献。


 

自主设计、自主建造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创造多项世界纪录
人造太阳:为开发核聚变能源探路

中国科学院合肥研究院等离子体所的大楼深处,有一个大科学装置——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中文名为东方超环,简称EAST),俗称“人造太阳”。

这座由我国自主设计、自主建造的核聚变实验装置,多次创造出等离子体运行的世界纪录,代表着我国磁约束聚变研究在高温等离子体运行物理和工程方面的研究水平,为全人类开发利用核聚变清洁能源奠定了重要的技术基础。


 

坐落于广东东莞的中国散裂中子源,服务基础研究,支撑高技术产业发展
这台“超级显微镜”不一般

“中国散裂中子源90%以上的装置设备,由我国自主研发并实现了国产化。”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总指挥陈和生语气中带着自豪。他说,通过建造中国散裂中子源,显著提升了我国在磁铁、电源、探测器及电子学等领域的产业技术水平。

“散裂中子源就像一台‘超级显微镜’,它是探测物质微观结构的重要手段。”陈和生说。

人物 更多>>   

 

强烈社会责任感应是科学家“标配”
——记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柳红

  随着寿命的不断延长,人类遭遇各种疾病的概率越来越高。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2020年全球卫生统计报告》显示,心脑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糖尿病每年致3230万人死亡。

  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新药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柳红已经在新药研发的路上走了20多年。“做国家事,担国家责,于万千世界找出能治愈疾病的新药是我从事科研的初心,也是毕生追求。”柳红告诉《中国科学报》。


 

张玉奎:前沿弄潮科研人

  从事科研近60载,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玉奎为推动我国分析科学领域基础研究、应用开发以及仪器产业化等做出了卓越贡献,是中国色谱领域的先驱者之一。

  “学海无涯,不学则罔;形势逼人,不进则退。”张玉奎说。长期以来,他时刻关注新知识、新技术、新学科的发展,不断更新理念,培育人才,满足国家和时代的需求。


 

不畏艰难 从“零”出发
——记科院烟台海岸带研究所研究员秦伟

2006年9月的一天,还在筹建期的科院烟台海岸带研究所(以下简称海岸带所),在租用宾馆的会议室中,以乒乓球桌作为会议桌,完成了一个重要的国家级项目人才引进工作。

秦伟——这次人才引进项目的主角,就这样完成了自己的入所竞聘答辩。“乒乓球台引人才”自此成为了海岸带所人才招聘的一段佳话。

“科技创新不等人,国家需求不等人,我们必须争分夺秒,我们必须夜以继日。”秦伟经常这样对团队成员说。凭借着这份“只争朝夕”的奋斗精神,秦伟带领着这支团队稳扎稳打、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在海洋环境监测技术研发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观点 更多>>   

周向宇院士:做研究 “坐得住”比天赋更重要

成为数学家需要有怎样的品质?“坐得住。”数学家周向宇毫不犹疑地说,这比天赋更重要。

周向宇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从20岁考入数学院读博士起,几乎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如今,一年中大部分的时间,周向宇都在办公室或教室。早上8、9点到办公室,中午饭就在食堂解决,一天中,他不是一个人待着思考数学问题,就是跟学生们一起讨论,心无旁骛,只为攀登一座又一座的数学高峰


 

陆大道院士:科研项目立项应首先满足国家需求

“我国的科研项目重立项轻验收,所以在项目立项的源头上就应该更强调自主创新,首先要满足国家需求,面向经济主战场,而不仅是盲目追求国际学术热点。”

“我国科研经费管理和使用也要具有中国特色,突出自主创新导向,真正做到‘四个面向’,要给基层科研人员和青年科研人员机会,不能被少数写SCI论文的人主导。”陆大道说


 

刘益东(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
提升原始创新能力,仍须爬坡过坎

延揽世界一流人才并让其充分发挥作用,是我国科技界的当务之急和头等大事。但也要看到,我国人才发展事业目前仍然存在一些障碍,其中人事、评价、组织三项制约因素须尽快克服。

“中材大用”倾向须被关注丨原始创新亟须摆脱评价之困丨为一流人才提供一流服务丨努力让一流人才脱颖而出



多位科学家展望我国基础研究未来发展
“需求是基础研究不可或缺的驱动力”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发虎:“卡脖子问题的深层原因还是我们基础研究跟不上,这里的基础研究,除了自由探索外,还应该包括支撑国家战略需求的重大基础科学问题。”

中国科学院院士孙昌璞:应充分理解“需求导向基础研究”的内禀必要性。

从需求中提炼科学问题丨交叉学科引领风向丨重视对人的激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