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深度解读 > 正文
CRISPR专利战硝烟弥漫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6:55       
摘要:一种用于基因组编辑的通用技术被看作是自发现聚合酶链反应(PCR)以来,在生物技术领域取得的最大进步,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SPTO)正在决定谁是该技术利益的获得者。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学家Jennifer Doudna 是CRISPR 基因编辑系统的最早研究者之一。


图片来源:Steve Jennings


一种用于基因组编辑的通用技术被看作是自发现聚合酶链反应(PCR)以来,在生物技术领域取得的最大进步,美国专利和商标局(USPTO)正在决定谁是该技术利益的获得者。


1月11日,USPTO批准了一项申请,对这种叫作CRISPR-Cas9技术的关键专利授权进行审核。对那些因相关专利“开战”的研究机构来说,随后的专利干涉结果可能会产生数百万美元的价值。它可能还会影响让谁来使用这项技术以及在什么条件下使用这项技术。“这绝对是一次巨大的生物技术专利纠纷事件。”纽约法学院法律专家Jacob Sherkow说,“我们都在屏住呼吸,拭目以待。”


两项专利


CRISPR-Cas9是利用酶Cas9剪断一些位点的DNA的细菌防御系统,这些位点由RNA“指导”链的序列决定。科学家可以通过使用这种技术重写DNA序列片段,以此禁用、更换或调整基因。和其他基因编辑方法相比,由于CRISPR-Cas9技术相对简单,且用途广泛,该技术在科研中的利用已经呈现出爆发态势。利用这种技术进行作物改良、研究科学试剂以及治疗人类遗传疾病的公司,已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关于CRISPR-Cas9技术争议的根源可以追溯到2012年,当时研究人员报告称,在其选定的位点切断了独立的DNA链条,实现了该系统的重新编辑。该团队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学家Jennifer Doudna和现在德国柏林马普学会感染生物学研究所、瑞典优密欧大学工作的生物学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带领完成,并于2013年3月15日进行了专利申请。


那时,其他研究团队发表的成果已经涌现,并证明该技术可作用于人类细胞,使基于CRISPR基因疗法的梦想受到鼓舞,若干家公司对该技术进行了投资。


其中一个团队是由位于坎布里奇的布罗德研究院和麻省理工学院合成生物学家Feng Zhang带领的团队,该团队在2013年10月对CRISPR-Cas9技术进行了专利申请,他们根据一项特殊加速评估项目提出了专利申请,并在2014年4月获得专利授权。而当时Doudna-Charpentier最初申请的专利仍在审核过程中。


火药味浓郁


2015年4月,伯克利团队请USPTO启动干预程序,认为自己首先发明了该技术。这一干预过程和法庭庭审非常类似,双方都需要提供发表文献和实验室笔记的证据。“一旦(USPTO)宣布进行干预,那一定会引起大骚动。”Sherkow在去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预测说。


专利干预结果也将是其中一些高风险利益相关者——旨在用CRISPR-Cas9进行基因治疗的一些公司在过去3年中已经筹集了数十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和其他投资——的参考依据。比如马萨诸塞州的一家公司Editas Medicine已经进行了众筹。


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法律专家Arti Rai说,学术研究机构为了一个专利发生如此激烈的冲突非常罕见。相反,此类机构通常会达成协议共享发明权。“这次纷争看起来比我所知道的冲突火药味都更浓。”她补充说。


两项存在争议的专利都对“基础”知识产权提出了所有权,该知识产权被认为在大多数CRISPR-Cas9技术应用中有利可图。但是很多专利申请都是围绕CRISPR-Cas9技术,在此次专利干预中获胜的一方有可能面临法庭上的其他挑战。Zhang的团队也曾提出,另一种叫作Cpf1的酶可以用于取代Cas9。研究人员期待随着时间的发展,可以出现其他的选择方案。


对于各种CRISPR-Cas9公司来说,Zhang依然和Editas公司存在联系,该公司在2013年由Zhang、Doudna等人共同创立。Doudna随后切断了与Editas的联系,转而支持坎布里奇市的另一家Intellia疗法公司。而Charpentier与此同时则在瑞士西北部城市巴塞尔共同创立了CRISPR疗法公司。


专利影响


现在,仍不清楚此次争议将会对利用CRISPR-Cas9技术的研究人员带来哪些挑战。夏洛茨维尔弗吉尼亚大学生物技术专利律师Rodney Sparks说,那些使用这项技术用于基础研究的科学家可能只是专利诉讼不具吸引力的目标。“专利权人可能会发出一些停止与禁止使用该技术的公函,但是他们可能不会起诉科学界的研究人员。”他说。


因为这样做不仅耗时耗力,而且益处不大:专利诉讼的战利品通常是赔偿金或市场产品的一部分税。起诉没有出售任何商品的研究人员不会得到什么好处。但是Sparks指出,那些打算利用相关研究作为基础开公司的人就要谨慎了。


一些专利权人甚至也会要求作基础研究的科学家获得专利技术的许可,通常是支付一笔额度不高的费用。明尼苏达州一名律师Warren Woessner说,PCR的案例就是如此。他回忆了早年当科学家时,自己所在的机构打算为他研发的一种方法申请专利。该机构随后发现,有人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利用该技术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随后给那位教授做了提示说,‘我们已经对此申请了专利。请你付费。’”Woessner回忆说。最后,那位教授照做了。


布罗德研究院已经在网站上做了提示,将继续生产学界所需要的CRISPR-Cas9试剂,但并未暗示将会向学界收取技术使用许可费用。但是Sherkow提示,应当提防学术友情压倒利益的想法,因为技术授权收益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对于大型研究机构来说尤其如此。“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勇敢的新世界。”他说。(红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