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深度解读 > 正文
决战麦地那龙线虫遇阻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6:55       
摘要:扫除麦地那龙线虫(或称几内亚龙线虫)的任务已经进行了数十年,并且即将宣告胜利,然而该寄生虫病在犬类间的暴发却阻挠了任务进程。

非洲乍得大多数麦地那龙线虫病出现在沙里河流域。 图片来源:PHILIPPE DESMAZES

扫除麦地那龙线虫(或称几内亚龙线虫)的任务已经进行了数十年,并且即将宣告胜利,然而该寄生虫病在犬类间的暴发却阻挠了任务进程。

“如果我们要实现清除麦地那龙线虫的目标,就需要消除犬类间的传播。”英国利物浦热带医学院寄生虫病学家David Molyneux说。

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卡特中心是全球消灭麦地那龙线虫领导机构。该机构打算近日宣布一项消息:这种让人疼痛难忍的疾病目前感染率已降至最低点。2015年,乍得、埃塞俄比亚、马里、南苏丹等4国感染病例仅有25例。然而,犬类感染该寄生虫的数量却在乍得迅速上升,这个中非国家去年报告的犬类感染数量超过450例,达到历史最高。相关人员决定今年1月底在当地召开会议,谈论如何应对该寄生虫在犬类中的传播。

研究人员和官方人士推测,犬类会把疾病传播给人类,当务之急是了解这是如何发生的,犬类如何获得这种疾病。只有在犬类间消灭这种疾病,世卫组织才能够宣布该疾病彻底被扫除,Molyneux说。

卡特中心1986年开始加入麦地那龙线虫剿灭任务,当时该寄生虫年感染人数达到350万人左右,其发病原因大多是因为糟糕的环境卫生设施以及缺乏干净的水资源。

人们在饮用未经过滤的水时会喝掉水中微小的淡水甲壳类动物——桡足动物。几内亚龙线虫卵就寄生在这种动物体内,当桡足动物死后,龙线虫卵就会释放而出,并在人肠道内成熟、交配,随后雄虫死亡,但体长可达80厘米的成年雌虫会慢慢爬出肠道。大约感染后1年,它们会在寄主皮肤上挖洞而出,通常是在腿部和足部,有时要花费数周才会离开人体。为了缓解这一过程中的焦灼痛感,很多人会在河流和湖泊中洗澡,使河水再次被麦地那龙线虫卵污染。尽管这种寄生虫不会致命,但是却经常让人连续数月十分虚弱,让学龄儿童不能上学。

由于没有针对这种寄生虫的疫苗,也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因此清除工作一直聚焦在如何提供干净的饮水以及改变人们的行为习惯等方面,卡特中心领导扫除麦地那龙线虫工作的顾问专家Donald Hopkins说。因此,在麦地那龙线虫流行的地区,人们会学习利用布过滤水,并设法避免水源被二次污染。即便是距离遥远的山村,在遇到相关案例之后,也会报告给卫生官员。

2009年前后,乍得的龙线虫清除工作胜利在望,十年间没有报告1例感染病例。但从2010年4月开始,突然间出现了大量人感染麦地那龙线虫案例,此后报告的数据陆续达到60例。

这些病例分布零散、相互孤立,且不定时发生,卡特中心扫除麦地那龙线虫顾问、寄生虫病学家Mark Eberhard说。而且,这些感染经常在群体之间发生,并在同一些山村年复一年地发生。“但是感染案例却并未像想象的那样有所增加或是大面积暴发。”他说。

随后,卫生官员听传言说,乍得的犬类中间存在龙线虫感染情况。研究人员在数十年前就知晓,犬类、猎豹和其他哺乳动物会出现类似感染麦地那龙线虫的症状,但是他们认为这些案例主要来源于另一种不同的龙线虫属,或是通过人类偶尔被感染。

现在,研究人员认为,该寄生虫病是由犬类向乍得一些地区的人类传播,而不是人类向犬类传播。从2015年1月到10月,官方统计了乍得150个村子报告的459例犬类感染案例,这一数字此前可谓绝无仅有。基因测序也证实了乍得犬类体内寄居的龙线虫与感染人的龙线虫是同一种。

为了更好地了解该病发展状况,由英国韦尔科姆基金会桑格研究所遗传学家James Cotton和Caroline Durrant带领的团队,正在对采集自犬类和人类的更多龙线虫进行基因测序。Eberhard表示,在此次疫情中,首先需要了解犬类如何感染该寄生虫。他表示,因为狗在喝水时通常会吓走水中的桡足动物,因此不可能在饮水过程中感染,乍得的感染案例大多数出现在靠近沙里河的渔业社区,Eberhard推测,可能是狗食用了肠道内含有桡足动物的鱼类内脏,从而导致感染。随后犬类又把麦地那龙线虫卵引入河流导致水源污染,从而再次传染给人类。

目前,Eberhard等人正在用动物模型验证这种推测,与此同时,乍得卫生官员也在积极采取预防及干预措施。从去年2月起,他们表示,将给报告犬类感染麦地那龙线虫的人提供20美元的奖励,从而可以及时进行管理,阻止水源感染。他们还鼓励村民埋葬鱼内脏,以防被犬类食用。此外,研究人员还在进行另一项实验,即研究犬恶丝虫(犬类中常见的一种寄生虫)药物是否可以对龙线虫产生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