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深度解读 > 正文
开放获取大潮席卷欧洲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6:55       

 

荷兰领导欧洲为期刊开放获取努力。

荷兰正在领导一项希望能在2016年覆盖整个欧洲的努力——迫使学术出版商转向开放获取商业模式:让更多的论文在发表之初便对所有用户免费开放。

2014年,全球出版商使17%的新论文在发表后立即便可开放获取,而这一数据在2011年为12%。不过,大多数论文在首次发表时仍被锁在“付费墙”后面。从1月开始担任为期6个月的欧盟部长理事会轮值主席的荷兰政府已宣布,进一步加大开放获取力度是首要的重点任务之一。

在得到欧盟研究专员Carlos Moedas的强烈支持后,荷兰正在规划针对该问题的一系列讨论——1月底的欧洲科学部长会议(比尔·盖茨将发表主旨演讲,其慈善基金会强烈支持开放获取)和4月关于开放科学的欧盟轮值主席会议都将就此展开讨论。此后,欧洲委员会有望启动“开放科学政策平台”,目标之一便是调查订阅出版商如何最好地过渡到开放获取模式。

由14家机构组成的荷兰大学联盟(VSNU)已采取了激进措施。在获得荷兰政府的支持后,它在过去2年里同主要出版商谈判签订了若干协议,使更多的荷兰论文在订阅期刊中可开放获取,而其目标是将这些期刊转向开放获取模式。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图书馆服务负责人、欧洲研究型大学联盟发言人Paul Ayris表示,这些协议“是通往开放获取世界的重要进步”。

2014年,VSNU宣布了一项协议:其续订了来自出版商施普林格的2000家打包付费期刊,但条件是使订阅这些期刊的荷兰高校通讯作者发表的论文能开放获取,不再收取额外费用。在2015年圣诞节之前不久,VSNU宣布了一项同爱思唯尔达成的类似协议:如果该联盟的要求无法得到满足,即到2018年,30%的荷兰论文在VSNU订阅的爱思唯尔期刊上可开放获取,将进行联合抵制。

Ayris表示,他们的希望是如果其他国家的机构能达成类似协议,出版商将被迫释放更多可开放获取的论文以换取订阅收入,并且急于将它们的期刊变成完全开放获取模式。开放获取期刊没有任何订阅收入,相反通过直接补贴或者向作者(或其研究资助者)收费实现赢利。

英国经历了相同的轨迹。2015年10月,代表英国高等教育机构的非营利性组织Jisc通过谈判达成了一项协议,使1600家挑选出来的施普林格订阅杂志上的开放获取论文向英国通讯作者免费开放。施普林格一名发言人表示,虽然该协议带有试验性,但会加速向开放获取模式的大规模过渡。

促使荷兰和英国协议达成的一个重要驱动力来自同全球很多订阅期刊采用的昂贵且颇具争议性的“混合”商业模式所作的斗争。这些期刊收取订阅费,但同时让论文作者付费,以便使其论文可公开获取。平均而言,它们比完全开放获取的期刊收取更高的费用,但想获得开放获取论文的科学家通常选择前者发表文章,因为和很多新成立的开放获取期刊相比,它们一般拥有更高的知名度,或者更具权威性。

总部位于伦敦的生物医学资助机构惠康基金会图书馆数字化服务负责人Robert Kiley表示,很多英国机构为了让论文可开放获取,会向“混合”期刊支付上百万英镑,同时向它们支付订阅费用。一项同施普林格达成的类似于VSNU协定的交易将有助于绕过这种“混合”市场。

不过,此类协议也受到外界批评。美国密歇根大学经济学家Mark McCabe指出,达成协议的成本一直是个机密。据他推测,这并不便宜。McCabe和其他人认为,此类秘密交易面临着使学术机构受困于继续向主要出版商支付昂贵费用的风险,并且会庇护后者免受激烈的竞争。

为此,McCabe提出了一个更加激进的策略:图书馆或高校联盟应当停止支付期刊订阅费,并且将省下来的钱转给研究人员,从而使后者能在自己选择的期刊上发表开放获取论文。通过这种方式,作者可能变得会对出版价格更加敏感,而这或许带来期刊之间更加激烈的竞争,并促使后者收取更低费用。

一些资助者正在尝试支持开放获取但让研究人员避开“混合”市场的其他想法。挪威研究委员会和德国研究基金会均为研究人员支付开放获取费用,但禁止他们为在“混合”期刊上发表的文章付费。奥地利科学基金会则为开放获取费用设置了上限。如果研究人员想在更加昂贵的期刊(通常是“混合”期刊)上发表文章,他们必须自己寻找所需的额外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