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校园动态 > 正文
文明冲突中的大学使命——第十一届北京论坛侧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4:57       
摘要:创办于2004年的“北京论坛”是由北京大学等中外机构联合主办的国际性学术会议,致力于推动亚太地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促进地区乃至世界的学术发展与社会进步。今年,主办方将视野聚焦到“文明的和谐与共同繁荣——中国与世界:传统、现实与未来”这一主题。 正文

■本报记者 温才妃

片片杏黄的11月,北京论坛如约而至。

创办于2004年的“北京论坛”是由北京大学等中外机构联合主办的国际性学术会议,致力于推动亚太地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促进地区乃至世界的学术发展与社会进步。今年,主办方将视野聚焦到“文明的和谐与共同繁荣——中国与世界:传统、现实与未来”这一主题。

当今世界存在哪些文明冲突?中国与世界该就哪些问题进行对话?在文明冲突中大学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论坛上专家学者的思想交锋,给人们带来了不一样的理解与感受。

文明是主要决定力量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女士。”伴随着浑厚的场外音,全体与会者肃然起立。

在一阵掌声中,北京论坛迎来了它的第11届开幕式。北京大学党委书记朱善璐主持了论坛,并向来宾们致以诚挚欢迎。

回望北京论坛走过的11个年头,关注亚洲的机遇与发展、思考人类文明方式、反思危机的挑战……其对全球和地区重大问题的关注,得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视频贺词中的高度赞赏。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来贺信,刘延东代为宣读。李克强指出,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文明多样化深入发展,各国利益相互依存,应当相互理解和尊重对方不同的传统文化和发展现实,和谐相处,共同发展。

事实上,全球化与文明冲突也是本届论坛上多次提到的关键词。

法国前总理多米尼克·德维尔潘指出,全球化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机会,也给人们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全球化使得一些民族、国家陷入脆弱的状态,暴力组织、刑事犯罪集团、恐怖主义分子给人们带来了新的威胁和挑战。

在韩国前总理韩升洙看来,冷战后形成的三个世界概念,如今已经不再存在。“今天更有意义的不是把各国按照经济、政治加以区分,而是根据文化和文明来区分。文明将成为未来世界的主要决定力量。尤其是在‘9·11’事件之后,文明的冲突变得越来越急迫。”

北京大学校长王恩哥表示,经济全球化影响着人类文明的进程,也为人们重新认识中国与世界、自我与他者的辩证关系提供了机遇。要形成全球多元化文明的高度繁荣,应采用“文化馈赠”的方式取长补短、融会贯通。

为期3天的北京论坛,来自全世界的300多名专家学者就崛起中的中国与邻国、汉学范式与中国问题、古今丝绸之路、人类与海洋等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大学的全球化使命

1989年,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发表《历史的终结?》一文(后成书《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1993年,美国政治学家萨缪尔·亨廷顿发表《文明的 冲突?》(后成书《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两本书代表了西方世界在冷战出人意料地结束后的心理变化和对未来的预测。

人们在对文明冲突的争议中,逐渐认识到对于文明和历史要有不同的视角。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王赓武看来,用不同视角看待文明和历史,人们就要去分析文明之间的差异,找到原因,避免某些文明一家独大,从而避免文明的冲突和对抗。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杜宁凯呼吁人们思考如何建立世界公民的身份和认知。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需要新的跨国治理模式,并构造一套全新的政治经济理论。 “这套理论既要能够包容文化差异,又要鼓励相关对话来构建新文化,建立适用于全球的理论就必须合作开展全球性的文化、政治项目。”

在他看来,一方面,大学可谓最成功的机构,大学在全球范围内创造知识、传播知识,既包括开创性的知识,也包括批判性的知识;另一方面,大学也在促进知识在 全球范围内的交流。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为例,它正在致力于打造全球性的校园,通过互动进一步加速本校和其他校区的国际化进程。

“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希望汇聚学者的智慧,不仅要打造新课程,还要提出新理论,缔造新模式,这也是我来到北京的目的之一。”杜宁凯期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大学都能够发挥这一作用。

大学与城市该如何互动

城市作为文明的载体之一,其兴衰关系社会的和谐与发展。那么,大学在其中的作用又是什么呢?

当记者走进“大都市圈的和谐发展与共同繁荣”分论坛时,维也纳工业大学教授阿尼邦·班纳吉正在分享哥伦比亚麦德林市复兴的案例。

20年间,该市实现了从治安混乱到创新型城市的转变,这得益于10年前一位数学系教授担任该市市长。他将分散的城市连接起来,不仅在贫民窟建成了超长大电梯从而取代350多级的水泥台阶,更是通过教育把城市连接起来,使得人们拥有图书、音乐等社交场所。

阿尼邦·班纳吉表示,教育规划与城市规划相互影响,在这个过程中,不仅需要发挥人的潜力,还要使得城市成为教育、学习的媒介。

事实上,大学的声望还是城市品牌的一部分,比如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以当地的地名命名。甚至市长在出访时,都甘当大学的宣传者。“因为大学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提升城市的竞争力,在一座城市的创新力上尤其有贡献。”巴黎索邦大学教授帕特里齐亚·因加利纳说。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教授罗伯特·席尔兹则认为,大学对于城市的作用,有时会被过高地估计。大学是人才的孵化器,更应关注毕业生的质量,而非数量,数量的催化将导致创新所带来的可持续性不足。

在讨论中,有学者补充,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需要高等教育。对于一些中等城市,它的腹地开发并不需要一所大学,而是学习中心。

大学应该怎样处理与城市的互动关系?

在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教授亨利·韦伯看来,大学与城市的伙伴关系要认识到彼此的需求,芝加哥大学曾遭遇大学周边社区衰退的困境,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则面临地区经济不振的局面,将服务、研究、教学相联系是两所大学面临的挑战。

“大学对于地区经济的促进作用,不仅仅是通过大学创建公司实现,新思维在开发新运营模式上拥有更大的价值。大学更应该成为一个论坛,帮助地区解决实际问题。”亨利·韦伯说。

《中国科学报》 (2014-11-13 第5版    大学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