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青春话题 > 正文
北洋话剧社:演绎大学的“别样”生活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5:47       
摘要:三个演员,一台话剧,场场爆满。毕业季,由天津大学北洋话剧社大学生排演的经典话剧《哥本哈根》在校内外连演四场,一票难求。一个非专业的学生话剧社,在理工科为特色的大学掀起了话剧热潮。 正文

三个演员,一台话剧,场场爆满。毕业季,由天津大学北洋话剧社大学生排演的经典话剧《哥本哈根》在校内外连演四场,一票难求。一个非专业的学生话剧社,在理工科为特色的大学掀起了话剧热潮。

话剧《哥本哈根》取材于现代科学史上的一起真实事件,是话剧界的“经典之作”,剧情严肃复杂,观众在观看的时候比较“烧脑”。它以二战为历史背景,通过德国科学家海森堡和丹麦科学家波尔及其夫人玛格丽特的灵魂对话,引出了史上著名的1941年“哥本哈根会见”之谜,引发人们对于形而上与形而下的思考,对于道德与崇高的定义,对于人性卑劣和无知的展示。

“这部剧太精彩了,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电影和小说的艺术。”2014级英语系本科生房思祖感慨。

话剧梦开始的地方

事实上,在每年毕业季,北洋话剧社都会推出年度大戏,从1985年到今年已经是30年。年年“爆满”的观众席,让这个由学生自发组建的话剧社积累了众多“粉丝”。

谈到在这所以理工科为特色的高校,话剧缘何如此有“观众缘”,北洋话剧社指导老师盛宇笑着说,这是“真爱”。

见到盛宇时,他正在小剧场里给同学们上表演课。与学校其他社团不同,北洋话剧社有专门的“表演课”,每星期一次。表演课主要针对新社员,对他们进行系统的理论传授和表演训练,使得同学们的表演更标准。

这个不足100平方米的平房建筑在天津大学里并不显眼,这间“大教室”就是话剧社的同学们念念不忘的“小剧场”。小剧场里有一个30多平方米的舞台,舞台的南侧挤满话剧社的道具及其他演出用品。

话剧社的授课研讨和彩排练习都在小剧场。近年来,一些受到学生热捧的话剧,比如《恋爱的犀牛》《暗恋桃花源》等都是在小剧场里排练的,有时候为了新剧的演出,学生们需要通宵排练。“台上表演,台下学习”的情景经常在小剧场里出现,舞台上,认真彩排,投入表演;舞台下,还要抓紧时间写实验报告和作业,同学们既是好演员,又是大“学霸”。

除了将经典话剧搬上舞台,北洋话剧社还积极地进行新剧的探索和尝试。2012年,为纪念中国共青团成立90周年,北洋话剧社编排了原创红色话剧《醒世惊雷》,展现了革命先烈张太雷艰难求索、不屈斗争的革命历程。这部原创红色话剧在天津文化中心大剧院进行了首演,并且复演多场,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刘一波是天津大学微电子学与固体电子学专业的2014级博士生,虽然是话剧社的一名“老演员”了,但是还会经常回到小剧场来“蹭课”,和新社员们一起研究表演,排练“小戏”。

周五晚上是北洋话剧社雷打不动的例会时间,演员们都聚集在小剧场讨论剧本、研究表演,“有时候为了一句台词的理解和表达,大家可以‘吵’到面红耳赤。”刘一波说。

在《哥本哈根》中饰演玛格丽特的王雨桐与很多话剧社的同学一样,最开始对话剧并不了解,此后则“日久生情”。“通过接触话剧,使自己在舞台上有了非常开心的体验。每一次的排练都能有全新的感受。”

“他们很靠谱儿,也很可爱,只要提到‘话剧’都跟打鸡血似的。”在盛宇看来,虽然同学们的表演都是零基础,有的同学在舞台上“活泛劲儿”也不足,但理工科的学生有很强的钻研能力,愿意思考和琢磨。他们更加注重对剧本的研究、对情节的把握、对人物的揣测,有股子韧劲,能吃苦下功夫,这就使得他们的表演有生命力,也准确到位。

大学需要话剧舞台

减压、好玩、重新认识生活……种种原因让话剧在天津有着浓厚的传统和积淀。

北洋话剧社每年都会排演“毕业大戏”和“年度大戏”两场,平时还会演出一些精编“小戏”。话剧社社长丁孟佳说:“在天大,话剧社特别有‘观众缘’,很多同学提前一两个小时来排队领票。有时候,演出现场的过道和地板上都坐满了人,一直坐到舞台边上,甚至需要往外‘撵人’。”

作为话剧社的“忠实粉丝”,建工学院的学生小丁就有过被“赶出来”的经历。北洋话剧社的演出,小丁场场必到,看完之后还会写影评与演员交流。他说:“看一场话剧,可以让浮躁的内心安静下来。学校里学业科研压力比较大,话剧可以让我换个角度去思考。”

而作为话剧社的演员,刘一波坦言,“话剧让自己有了更多的“人文情怀”,让自己变得更关注和理解生活中的人和事了”。

今年是天津大学建校120周年,北洋话剧社正在集中精力创作排练一部原创剧《侯德榜》。他们打算将这部新剧作为一份“特殊”的礼物献给学校和广大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