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青春话题 > 正文
公安学生的一天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5:47       

■本报记者 温才妃

卓有效率的早晨

一阵悠扬的起床号吹响,满天晨光洒在六层高的宿舍楼上。

现在时间是6点30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情报学专业本科生潘月强一个激灵翻身起床,穿衣服、下楼,“只要不是排队等厕所,5分钟就能集合完毕”。

而在女生宿舍楼内,早在30分钟前,涉外警务专业本科生郑晓菁已经起床了。洗漱、抹脸、换衣服……这些女生该有的起床程序,在公安大学也不能免。

当然,能够从容地完成这些程序,也只是对于起床时间相对宽裕的人。迟到,在这所学校是一项“后果很严重”的事。轻则写检讨,重则罚跑步。最麻烦的是,还要扣综合测评0.2分,“相当于一门课程少考了10分”。所以,“宁可不洗漱也不能迟到”成为男女生起床的共识。

6点40分,所有的学员在指定地点集合完毕。一天当中,第一个“养眼”的训练——早操就要开始了。操场上,男生的擒敌拳打得虎虎生风,嘴里不时发出“嘿、嚯……”的声音,帅劲十足;女生身着一袭白衣,在音乐声中将太极拳的一招一式演绎得如行云流水。

由于场地的限制,不同年级、专业训练的项目各异。比如,潘月强、郑晓菁所在的中队今天的训练项目就是跑步。

20分钟的早操结束后,还未来得及抹去额头上的汗水,他们又回到了宿舍,不是回去睡个“回笼觉”,而是整理内务。

公安院校的要求严格,凡是与规定无关的物品,一律不得摆放。郑晓菁的男朋友曾送给她一个毛绒玩具,被她直接快递回老家。甚至在物件的摆放上也颇有讲究,只见郑晓菁把书本从高到低重新规整,而这也是要求之一。

去年国内某大学学生抗议清理厕所,而在公安大学,打扫宿舍及公共区域的卫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督查每天都会用手摸宿舍的门框,检查上面是否有灰尘。逢到打扫公共区域卫生、周三内务大扫除,“蹲厕要用拖把拖,盥洗室的水盆、垃圾要及时清理,打扫楼梯要俯身用刷子刷地”。

郑晓菁笑了笑,“好在一个寝室一块打扫,大家在聊天中很快就完成了。”

更像高中的延续

早餐过后的7点40分,学员整队前去铸剑楼上课。他们的书包一律提在左手上,书包上的校徽朝外,所有人的书包链拉紧。

来到教室,潘月强和同学们的第一件事,不是抢座位,而是上交手机。只见大家把手机调成静音,放入教室墙上的“格子袋”。

普通院校学生晚起、翘课是常有的事。而在这里,晚起、翘课“想都不用想”。

“老师您好,情报一区课前集合完毕,应到35人,实到33人,1人病假,1人事假。报告完毕,请您授课。”上课前,区队长要向任课老师报班。乍一看,连点名都可以省略了。况且“上课期间寝室不允许有人,而且翘课也出不了校门啊。”潘月强笑道。

课上难免有人想要打瞌睡,笔挺的坐姿突然头向下一歪。如果这时碰巧被学督的“鹰眼”逮着,后果很惨,“写检查、扣分自是少不了,还要担心辅导员对自己印象不好……”作为老生,潘月强、郑晓菁支了一招,“要不就靠墙坐,要不就坐后排。总之,看命吧!”

让学员们更加热血沸腾的是实训课。13点40分,下午上课时分,郑晓菁路过射击馆,一群低年级学员正在练习电子射击。

郑晓菁回忆起当年实弹射击的场景。“第一次打实弹很害怕。枪在你手里,就像掌握了一个人的命运一样。”她说,曾经有学员一不小心枪走火,一枪打在玻璃上,很是危险。正因如此,射击课的要求异常严格。

出于安全的考虑,不少女生宁可不摸枪,可男生遇到实战训练就会兴奋一些。

让潘月强最回味的是警务战术课。“就像电视剧里的那样,教我们如何去抓犯罪嫌疑人。从外边攻进这个门,我们应该踹门锁的下方,破门之后交叉着进去……讲究的是团队合作。”

不旷课、不迟到、同进同出、井然有序的学习生活,“看起来更像是高中生活的延续”。潘月强说。不仅如此,晚上没有选修课的低年级学生还必须上晚自习,这又与高中生活相似,与普通院校学生迥然不同。

相对自由的空气

似乎年轻的学员一天的时间都被密匝匝地安排满了。那么,他们是否有一点个人时间呢?

当然是有的。和许多男学员一样,潘月强一天最开心的时刻是吃饭。这个时候男生们聊起最近的球赛特别兴奋,而邻桌的女生聊起八卦来也甚是开心。

下午放学到晚自习前、晚自习结束到熄灯前,这两段时间是一天中较为自由的两个时段。尽管不让出校门,但学员们在校内有各自的精彩。爱好管弦乐、轮滑、锅庄、击剑等活动的学员们,纷纷投入了自己的社团。

在众多社团中,有一个“神一样”存在的社团,那就是特警队。“他们每天跑步5公里,周末凌晨3点半起床,打包在校内匍匐前进一圈,无论雨雪。”说起特警队,郑晓菁很是崇拜。

但是,相对自由不等于绝对自由。戴着黄字臂章的警务督察,随时监视着校园中不良行为。“比如,穿警服走在路上是不准吃东西的,嬉戏打闹也不可以。”郑晓菁说。

学员外出离校要向中队长请假。而且,在校内,执行的是严格的晚点名、周点名制度。“这样的点名制度看似严苛,但也最让家长放心。”潘月强说。

只是有一点,思想上的散漫最要不得。每周三14点至16点是党团活动时间,周日19点30分至20点30分是主题班会时间。中央每出新文件,他们就得组织学习。渐渐地,形成了一股风气。“现在每天早上,都有同学在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郑晓菁说。

22点25分,伴随着一阵预备就寝哨,学员们迅速回到了各自宿舍。5分钟后,一瞬间所有寝室的灯熄灭了。“不能卧谈、不能玩手机,只能睡觉。”督察、中队长会透过门上的玻璃,检查每位学员的就寝情况。

当绝大部分的学员熟睡之时,也有小部分学员在盛夏的夜里被热醒。比如,住在校园西南角“最热宿舍”的潘月强,在水房里端起整盆凉水往身上浇,回去后贴着凉爽的墙壁,终于进入了梦乡。

名词解释

区队相当于班级,中队相当于学院中的年级,大队相当于学院。区队长相当于班长。中队长相当于辅导员,但比辅导员管得宽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