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青春话题 > 正文
国科大生物试卷玩诗意走红网络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5:47       

        《蛋白质工程原理》试卷节选

  孤山叶落春梦在,杏花疏影笛横吹。下列哪种氨基酸易在肽链中形成拐角:( )

  A、缬氨酸 B、酪氨酸 C、脯氨酸 D、苏氨酸 E、色氨酸

  我自开来我自落,有人没人香四方。唯有万物的泪水,以及终将一死的生命,切割着我们的心……各位有心的亲能联想到课程中的什么现象或知识点?

  青莲居士于花前月下对影成三人时用到了哪一类生物工程产品?“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为何独酌却有“三人”?试写出原诗中的一两句或别的相关诗句。

  新京报讯 (记者许路阳)生物试题和诗词结合在一起,是种什么体验?中国科学院大学2014-2015春季学期的《蛋白质工程原理》期末考试试卷就“玩”了一把“文艺风”,并在网上走红,甚至有考生感叹,这是国科大年度最浪漫期末考试卷。

  生物题考五柳先生姓名

  《蛋白质工程原理》是一门专业基础课,上课的是相关专业的研一学生,5月14日进行了2个小时的期末考试。

  “长这么大见过的最有诗意的试题。”考完试后,周同学如此评价这份试卷。李同学甚至慨叹,再三确认自己考的是《蛋白质工程原理》,而不是文学。

  他们在做多选题和单选题时,发现题干的前半部分不是蛋白质知识,而是诸如“千丝碧藕玲珑腕,一卷芭蕉辗转心”这样的诗句。

  在简答题中,还有题目问到:“青莲居士于花前月下对影成三人时用到了哪一类生物工程产品”?简答题后,还有5道题,专门考这帮理工科研究生的文学常识,让他们说出“好读书,不求甚解”的五柳先生名叫什么、字什么。

  出题人是“文艺理科男”

  “没有点文学修养,吴亮其老师出的试卷也无从下爪啊!”5月14日晚,刘同学专门把一张考卷拍下来,发到网上。

  有网友顺藤摸瓜,“扒出”吴亮其在《北大情爱三部曲》一书中将其在北大情感往事写成文章的往事,认为他是一名“标准的文艺理科男”。

  据国科大公开信息,吴亮其是中国科学院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负责教授《蛋白质工程原理》在内的5门课。

  “目前没有说不要这样出题的,都是比较过奖的话。”昨日,吴亮其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有人还为此加他微信,邀请他去讲解科学和国学。

  不过,也有网友认为,题干中的干扰信息太多,增加了阅读负担,显得多此一举,质疑吴亮其在“显能耐”。

  ■ 追访

  是否增加学生阅读负担?

  吴亮其认为,考生可以直接跳过答题,或抓住关键点。如果有时间的话,也可以欣赏这些诗词。他希望考题中的诗词、文句能给同学们美的享受。

  选择题中的诗词,大部分都是他自己根据题目需要修改的,他举例称,有道选择题考的是“alpha-螺旋”,而题干中的诗句“千丝碧藕玲珑腕,一卷芭蕉辗转心”说的正是一种旋转状态,与题目有一定相关性。

  除了小题的诗句可揭示题目含义外,每个大题的题干内容,也都有相关暗示。吴亮其称,例如,第一大题题干中的“还有着多重的诱惑”,意思就是多选题,而第二大题题干开头的“你从歧路中走来,当面前终于只有华山一条道”,说明都是单选题。

  试题对理工生是否太难?

  这份考卷也让多名研究生担心自己答得不好,有学生称“费脑费心都不会,老师求放过”。

  吴亮其说,在监考时他也发现很多同学接到卷子都露出惊讶的神情。不过他也“安抚”同学们:第一大题到第四大题,共100分,第四大题虽然有10道小题,但只要回答其中任意6道即可,而要求学生古诗词知识的第五大题,只是10分的附加题,“如果学生文学修养比较高的话,可以在这块得到补偿。”

  最后的第六大题只有题干,没有问题。吴亮其说,这块他希望学生自由发挥,随便写点什么都行,“我之前在课堂上也说过,每个人在世界上都有展示的机会,用自己的话语可以展示一下自己。”

  ■ 对话

  不是所有题都要“标准答案”

  新京报:这是你第一次这样命题吗?

  吴亮其:这么彻底的还是第一次,因为跟学生相处得挺好。我在课堂上也经常和他们说,咱们是学科学的,而科学是西方的,但中华古典文辞是很美的,而这种美是需要一定修养才能体会,我也有意进行这方面的训练。

  新京报:出题花了多长时间?

  吴亮其:一个下午,再沉淀一个晚上,第二天改改就去印了。

  新京报:考之前有没有跟学生打过招呼?

  吴亮其:没有。我也想给他们惊喜。我在课上也常跟他们讲,要善于联想,拓宽你的知识面。我会有时利用一些案例让他们多想,伸展思维的触角。

  新京报:也就是说,这样的命题不是平白无故的?

  吴亮其:对,他们应该也会适应我的风格。监考时,我也说,有些题可能需要标准答案,但更多的是没有标准答案。国内学生从小都是应试教育,往往培养出同质化的学生,我希望自己的学生有更多异质化的个性发展。

  新京报:有些题目涉及很多语文知识,是不是对理科生而言太难了?

  吴亮其:应该不难,再说本质也不是考这些,无非就是引导大家加强这方面学习。我们从小学到大学都学语文,不应该语文基础那么差,如果你那么差或者大家都这么差,就说明中国古典文化传承出问题了,需要更加引起重视。

  新京报:从回答情况来看,他们的人文素养怎么样?

        吴亮其:卷子还没开始批改,到时才能进行更进一步的分析,然后跟同学们分享。

  新京报:还计划这样出题吗?

  吴亮其:这个没有定论,如果事先给自己规定套路的话,就限制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