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大学 > 青春话题 > 正文
要说“再见”的这学期
来源:     作者:      2016-10-08 15:47       
摘要:离毕业只剩不到90天的时间了,《毕业前要做的30件事》等文章又开始在网络热传。在最后的这个学期里,每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都想要为自己的青春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正文

人山人海的清明小长假转瞬即逝。假期的最后一天,晓琪和堂姐以十足的勇气,把北京的热门景点之一南锣鼓巷从头到尾走了一遍。一个人说走就走的北京之游,是这位中山大学大四女生这学期的重点安排之一。

面对熟悉的大学校园和令人留恋的大学生活,每一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都对眼下这最后一个学期充满了复杂的感情。他们有许多毕业前的琐事不得不做,更有许多酝酿已久的心愿想要达成。

被拖后的毕业论文

“今年过年晚,客观上延迟了大家写论文的进度。”北京某财经类高校会计学专业大四女生冬冬笑着为自己还未最后定稿的毕业论文作解释。

不过,她的说法也的确有几分道理。一般说来,大四上学期,大家忙着找工作、考研、申请……总之,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毕业论文的写作时间只能被拖到过年后的这个学期了。

“当然也有同学寒假里一边过年一边写论文的,但这实在是太令人佩服了,像我这样的一般人绝对做不到。”冬冬说,虽然今年过年晚,但她也压根没打算在家写论文,理由很简单——“没那个心思”。

早在过年前,她就定好了3月1日回校的车票,“不敢在家呆到正月十五,回来写论文是正经事。”

于是,就在上一波考研大军刚刚退去、新一波考研大军还未成气候的3月,冬冬老老实实在图书馆泡了两周。“本科生毕业论文的字数要求并不高,充分利用时间,加上之前跟导师沟通的基础,两周时间基本够用了。”

能如此有效率地在图书馆查资料、写论文,冬冬坦言,这个时间点“图书馆的占座情况比上学期好太多,形势没那么严峻”。

在冬冬的笔记本电脑桌面,有这样一个文件夹,叫做“毕业论文”。在这个文件夹里,有“资料”“开题”“版本”三个文件夹,“资料”里是收集的文献,有相关题目的论文,也有自己对着图书馆借来的纸质资料、数据整理而成的“手敲”资料;“开题”里内容较少,只是定题时的想法以及和导师的讨论;“版本”里排着整整齐齐十多个word文档,文件名都是不同的日期和备注文字,“0317定稿1”“0321导师意见修改”“0322修改版”“0322修改版我不想改了啊”……一直到最近的一篇“预备最后提交版”。

面对这些“辛苦成果”,冬冬告诉记者,这是自己的导师认真负责的结果。“导师认真,学生也就认真写、认真改。有的特别忙的导师,不怎么指导学生,或者不够重视本科生,也有人一周之内就迅速搞定一切的。”

好几场毕业旅行

毕业旅行大概是近几年在大学生中越来越流行的毕业活动。同窗四年即将各奔天涯,最后一起旅行一次可以为大家留下彼此的美好回忆。不过,他们当中不少人却给自己筹划了好几场毕业旅行,“因为大四下学期都没有课,有时间当然要好好利用了。”晓琪说。

严格说来,清明后这一周的北京之行并不是晓琪的第一场毕业旅行。1月中旬,在求职和过年的空档中,晓琪忙里偷闲,和好友一起去了一趟宝岛台湾。之所以没安排在下学期,她的考虑是“下学期太短了,事情多,干脆先去一趟台湾”。考虑周全的两个女生连出行时间也是特别挑选的,特意避开了2月份春节假期台湾的又一个游客高峰期。

这次的北京行也是如此,晓琪选择4月5日到达北京,就是为了避开清明的游客高峰。而之所以和清明假期重叠一天,也是为了方便和在北京工作的堂姐相聚一天。于是,在定好的青年旅舍休整一晚后,晓琪和堂姐依约会合。在堂姐的带领下,她把鼓楼、后海、南锣鼓巷这一片区域好好地走了一圈。“南锣鼓巷实在是太挤了。”半天下来,晓琪十分庆幸自己之后几天的游玩都选在了工作日。

事实上,小时候晓琪跟随小学的夏令营活动也来过北京,但是年代久远,印象已经模糊。因为堂姐在北京工作,这一次,趁着春光明媚,晓琪就一个人“说走就走”地来了北京。她说:“之所以一个人,也是因为和几个好朋友的时间没凑到一起,就自己跑来了。”

而接下来,晓琪说,自己还有至少两场毕业旅行要参加,“一场和寝室姐妹一起,一场应该是和班里同学一起。虽然这两场现在都还没想好地方,但肯定会有的”。

被问到这么频繁的旅行会不会有些疲累,晓琪连连表示不会,“开心最重要啦,要抓紧时间留下美好的回忆。”

各自的忙与乐

优游自在与紧张心跳,是两种不同的心境,它们可以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也可以是同一个人在短时间内的心理变化。

就拿悠闲旅行的晓琪来说,就在她在后海闲逛时,突然接到了来自广州的陌生来电,让她第二天参加一场面试。接到电话的晓琪顿时紧张起来,又觉得这样的安排实在太夸张——“哪里有公休日还临时通知申请者第二天面试的。在外地的人很难赶回去。”她忍不住向记者抱怨。

原来,虽然玩得开心,但晓琪的工作还没有最后确定,“之前有一个回老家省会的offer,但不是很理想,家人和我都觉得应该放弃。”

一番心理活动之后,晓琪决定继续自己在北京的行程,把刚接到电话时的紧张心跳抛在了脑后。毕竟母校毕业生在广东的就业情况还不错,晓琪求职的心态也相对轻松。

作为被形容为过着“猪一样的生活”的保研学生,这学期,北京某“985工程”高校的王翰却为自己的悠闲生活找了一点事情做,在某500强公司做实习生。入职后,王翰的作息时间比平时上课还要规律,“早晨七点半起床,和上班族一起挤地铁、进写字楼,累一天回到宿舍,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想干。”

虽然忙着实习,王翰也没忘记关心宿舍里的哥们儿,他也看到了大家彼此最真实的喜怒哀乐。3月里,随着考研出分、复试、录取结果公布,被录取的同学自然兴高采烈,而失败的同学则不免沮丧。“他们有的来年再战,有的则立即转入春季招聘,争取把握最后的机会。希望他们都能够顺利吧。”